《極道開天》[極道開天] - 第5章 嶄露鋒芒

翌日,清晨。

朝陽迎旭輝,青葉抱晨露。姜家的演武場,數十名少年,扎穩馬步,一招一式地演練着基礎拳法。

「基礎拳法,以靜制動,以柔克剛!」劉烈如一名嚴格的軍官,一邊巡視着演武場,一邊出言提點這些少年,為他們打下堅實的根基。

隨着旭日東升,基礎拳法的演練時間也很快就過去。然而還不等孩子們喘口氣,劉烈就開始進行了下一項的訓練。

「今日,要教給你們一門身法,《追風步》!」劉烈洪亮的嗓門傳出,「身法要訣你們要記牢,我只說一次!」

追風步是一門黃階中品身法,在姜家還算不錯,練就後,其身形如風,健步如飛,速度極快。對於只有真元境的少年們來說,中品武技是最適合的武技,品階太高,難度極大不說,且耗費真元極多,往往還沒施展幾次,便會真元不濟;品階過低的話,又有些威力不足。

說完身法要訣後,劉烈便開始給孩子們演練起來。他深吸一口氣,運轉體內真元,集中於小腿之上。

「嘭!」劉烈猛地一蹬後腳,身影便如箭矢一般飛射而出,眨眼之間便飛掠近丈距離。

「哇!」圍觀的少年們一個個發出驚嘆之聲,面露羨慕之色。

微微一笑,劉烈揮手遣散孩子們,開口道:「看完了就開始練習吧!」

興奮的少年們一個個摩拳擦掌,紛紛開始嘗試起來。

姜子塵正在演武場的一角,此刻也在嘗試着這追風步,然而嘗試了幾次之後,他發現無論怎麼按照身法要訣運轉真元凝聚於小腿之上,始終無法使出追風步,甚至有幾次還差點弄巧成拙,腳步一個踉蹌,險些摔倒,着實讓他鬱悶了一番。

看了看四周的其他人,姜子塵發現一眾少年也都個個眉頭緊鎖,看着自己的雙腿,不知所措。見到這般景象,他心中這才好受了些:「看來不止我一個人不得其法。」

望着這群孩子,劉烈甚是羨慕,也就像姜家這樣的大家族,才有精力、財力去派專人演練功法武技,手把手地去教。平常人家,連基本的功法武技秘籍都獲之不易,更不要說安排專人教習了。

演武場的一角,姜子塵依然毫不氣餒,一遍又一遍地按照要訣練習追風步。這是他獲得的第二門武技,自然想要早日練就。

姜家的演武場是專門用於對真府境以下少年進行教習的,傳授的功法只有大日焚天經前三層,武技也只有寥寥數門,品階也都不高,大都為黃階中品,因此自然也不怕功法武技泄露出去。

而到達真府境之後,他們便會離開演武場,或是天賦優異,拜入禹國各大宗門,或是武藝平平,參與家族事務,而到那時姜家的高深功法武技只有用家族貢獻點才能去兌換了。

「嘭!」「呼!」「啪!」演武場上逐漸熱鬧了起來,數十個少年不斷地嘗試,一遍又一遍。

此時,嘗試了幾遍之後,姜子塵卻安靜了下來,緊閉雙眸,眉頭微微皺起,似乎是在回憶思考着什麼。

「凝真元於雙腿?」姜子塵喃喃自語,在腦海中一遍又一遍地回憶着之前劉烈的演練。他彷彿抓住了什麼,但好像又什麼也沒有抓到。

「追風步,追風,風……」唰的一下睜開雙眼,姜子塵猛然醒悟:「原來如此!」

嘴角微掀,心中篤定,姜子塵便立刻嘗試印證,不過他並沒有立即將真元凝聚於雙腿之上,而是再次閉上了雙眼,靜靜地感受身邊風的吹拂。

微風拂面,在某一瞬間姜子塵閉緊的雙眸陡然睜開:「就是現在!」

眼中射出精光,他立即將真元運轉於雙腿之上,按照追風步的要訣施展。

「唰!」只見他的身影瞬間模糊,眨眼之間已飛掠數尺距離,而一旁正在練習的其他少年彷彿沒有察覺,只是感到一陣清風吹過。

「這麼快就摸到了入門技巧了?」看見姜子塵使出追風步,劉烈心中微微驚訝。雖然效果並不完美,騰挪的距離也只有數尺,但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摸到門檻,也實屬不易。況且若是對敵過程中使出,數尺的距離也足夠躲開敵人的必殺一擊了。

「看來子塵悟性極高,對武技領悟居然如此之快。」姜子塵的表現着實讓劉烈驚嘆,要知道,當初他領悟追風步也都花了整整一天的時間。

隨着時間的推移,演武場上的孩子們個個疲憊不堪,不斷的運轉真元對於他們來說也是不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