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道開天》[極道開天] - 第7章 斷臂

此刻,姜子塵自然不知道千里之外赤血崖發生的事。演武場上,他正雙目微閉,一遍又一遍地運轉真元,壯大體內真氣。

日上三竿,晨訓的時間很快就過去。姜子塵迫不及待地衝進了父親書房,然而房間空無一人:「看來父親外出了。」

尋人無果,姜子塵便獨自在庭院中磨練武技。這是一直以來的習慣,那夜他雖然昏睡,但隱約間也聽到了父親和白髮老者的對話,自小倔強的姜子塵不願一輩子躲在父親的羽翼下,他想要像父親那樣頂天立地,震懾他族,想要像劉師口中的刀客那般行俠仗義,斬妖除魔。

唰!唰!唰!庭院中,一道瘦小的身影不停地騰挪,帶出一道道破風之聲。追風步和碎石拳雖小有所成,但姜子塵並不滿足於此。

入門,小成,大成,圓滿,一步一個台階,這兩門武技對於姜子塵來說還有極大的提升空間。

「呼~」長舒一口氣,姜子塵停了下來:「還是不行,只有數尺距離。」看着自己的腳印,姜子塵無奈地發現使出的追風步依然停留在小成之境,僅比入門時的距離遠了那麼一尺。

唰!唰!唰!砰!姜子塵拚命地練習,一次又一次地施展追風步和碎石拳,直到體內真元耗盡,癱坐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身上的衣衫早已浸濕,額頭的汗水一滴一滴划過臉頰,滴落在地上發出吧嗒吧嗒的聲響。

雖然在別人眼中姜子塵天賦異稟,但背後的勤奮和痛苦卻不為人所知。每當身上血網爆發時都會一點點地吞噬着他的血肉,猶如千萬隻螞蟻在撕咬。這樣的折磨也讓姜子塵意志比尋常同齡人強大許多,這也是他能更加刻苦的原因所在。

靜靜地坐在地上,姜子塵雙眸微閉,一邊等待真元恢復,一邊反思自己剛剛的武技運用,溫故而知新。

這一個月,姜子塵都是這樣度過的,每日的晨訓之後,這小小地庭院就成了他的演練場所,除了必要的吃飯時間,餘下時候都是在這庭院中磨練武技。而每日的夜晚,姜子塵便會花幾個時辰運轉功法,壯大體內真元。

「呼~」輕吐一口氣,感受到體內真元恢復些許,姜子塵起身繼續開始訓練。

時間飛逝,落日西斜。轉眼之間已到傍晚,夕陽拉長身影,寒意逐漸升騰。庭院中,姜子塵的身影瘦弱卻堅強,一身衣袍早已幹了又濕,**又干,只有那衣衫上的一塊塊汗漬證明着曾經的苦修。

此時,姜子塵體內真元已所剩無幾,他雙眸緊閉,兩耳微動,似乎是在感受風的律動,準備使出最後一擊。

「嘩!」一陣清風吹過,樹葉飄落,姜子塵右耳微動,似乎捕捉到了什麼。

「唰!」轉瞬之間,姜子塵身影一個模糊,立即使出了追風步,激射而出。他右拳緊握,真元涌動。

「啪!」一聲輕響,他的右拳不偏不倚剛好砸中了一片飄零的落葉。

樹葉並未被掀飛,而是「啪」的一聲,裂成數塊,四散飄落。緩緩睜開眼眸,姜子塵咧嘴一笑:「碎石拳終於大成了。」

夜幕漸漸降臨,姜家府邸外,兩頭石獅子靜靜聳立,散發著攝人的氣息。不遠處的街道上,兩匹壯碩的駿馬緩緩踏步而來。

房間中,泡完葯浴的姜子塵正在床榻上運轉功法,忽然聽到了些許動靜,他心中一動:「想來是父親回來了吧。」

穿戴一番,姜子塵便朝着姜天鴻的房間走去。

然而當姜子塵推門而入時卻被眼前的一幕震驚了。此時姜天鴻正面色蒼白地坐在凳子上,發白的嘴唇混着几絲血跡,而最讓他震驚的是姜天鴻的左臂處空無一物,已然被人齊肩斬斷。猙獰的傷口血肉翻開,殷紅的血跡浸透了包裹的紗布,將其染得血紅一片。

一旁,劉烈正在小心翼翼地給姜天鴻拆布換藥,而隨着紗布的每一次扯動,姜天鴻便會忍不住地發出痛苦的**之聲,額頭細密的汗珠也接連冒出。

「是,是塵兒啊。」看着推門而入的瘦弱身影,姜天鴻擠出一絲笑容,重傷的身體讓他聲音都有些顫顫巍巍。

「父,父親,您怎麼,怎麼會這樣?」看着重傷的父親,姜子塵眼中滿是難以置信,連說話都不利索了。

「沒有大礙的,來,快過來。」姜天鴻抬起僅存的右臂對着姜子塵招手。

姜子塵急忙走上前,看着父親猙獰的傷口,只覺一陣揪心:「父親,我來幫您包紮吧。」

姜天鴻笑了笑:「沒事的,有你劉叔在。來,我有東西要交給你。」說著便從懷中摸出三塊奇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