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道開天》[極道開天] - 第7章 斷臂(2)

>「我觀你身上的蛇紋血網快要爆發了,到天星閣給你兌換了三塊奇石,快回去用真元引動,壓制頑疾吧。」姜天鴻將奇石塞進姜子塵的手中,囑咐道。

這三塊奇石正是姜天鴻出發前在天星閣花了三百兩黃金兌換的,本想直接回來交給姜子塵,沒成想在天星閣還得到了三血蝙蝠的行蹤,這才耽擱了時間。

感受着手中帶着體溫的奇石,血跡已將奇石的一角染的鮮紅,姜子塵一言不發,默默地走回了房間,然而內心卻怎麼也平靜不下來:「到底是誰將父親重傷,斬斷手臂的?」

姜天鴻的房中,劉烈站在身後,緩緩開口道:「家主,此次家族商隊大仇得報,全部依仗的您,但您這次損失也太大了,左臂被斬,重傷而歸。」

「哼!那三血蝙蝠,已被我斬去其二,宋飛鷹那斯最後也硬生生地受了我一刀,估計也好不到哪兒去。」姜天鴻道。

「可是家族還需要您來坐鎮,此次您重傷而歸,恐怕族中那幾位長老又要有小心思了。」劉烈面露擔憂道。

「哼!」姜天鴻聞言冷哼一聲,沒有再說什麼。

他心中也清楚,之前自己實力強大,能夠服眾,而此次為了截殺三血蝙蝠卻葬送了一臂,戰力大減,再加上家族中幾位長老,尤其是二長老,對家主之位覬覦已久,恐怕家族中將會暗流涌動。

姜子塵的房間中,他靜靜盤坐在床榻之上,看着手中帶血的奇石,一想到這是父親拿命換來的,心久久不能平靜。

「我還是太弱小了!」感受着體內微弱的真元,姜子塵默默搖了搖頭,進入真元境中期的欣喜之意早已煙消雲散。

真元境只是武學的開始,強大如父親也會被敵人重傷,父親的斷臂讓姜子塵更加認識到世界的殘酷,弱肉強食!

「變強!我需要變強!我要守護家人不受傷害!我要保護宗族不被覆滅!」父親的斷臂給了他極大的警醒,姜子塵眼神轉瞬堅定,開始運轉真元,吸收奇石之力鎮壓蛇紋血網。

翌日,姜家演武場,此時眾多少年已然整齊有序的開展訓練,只是休息時卻開始竊竊私語。

「喂,你聽說了嗎,咱們家主昨日重傷而回,手臂都被人斷了一條。」一個稍胖少年湊到身旁一少年的耳邊,遮着手悄悄說道。

那少年一聽,十分震驚,一臉不信道:「怎麼可能!家主可是真極境巔峰的強者,這青雲城還有誰能傷他!」

「是真的,我爺爺親口告訴我的。」稍胖少年似乎想要極力證明所言為真,嗓門都提高了不少,引得附近的其他少年紛紛側目。

略微尷尬地掃視了一圈,那稍胖少年繼續低着頭對着身邊的少年說道:「我聽說家主是去追擊赤血崖的匪寇,引發大戰,這才重傷而歸的。」

姜子塵在演武場的一角,離得並不遠,自然也是聽到了他們的對話,但卻並未理會,父親斷臂之事已然成真,日後父親現身,大家自然會知道。

……

姜家府邸深處,一座荒蕪的院落,此時姜天鴻正單膝跪地,低頭不語,左臂的袖管空空蕩蕩,微風吹過,袖管隨風而動。

過了片刻,姜天鴻才慢慢地抬起頭來,凝視着前方,緩緩開口道:「父親!」

姜天鴻的面前端坐着一位銀髮老者,老者身着灰色玄袍,長髯雪白,然而面龐卻宛若嬰兒般柔嫩光滑。聽見姜天鴻的叫喚,灰袍老者緩緩睜開雙眼,一雙星目飽經滄桑。

「鴻兒,你可知錯!」灰袍老者唇口分合,緩緩開口,聲音如暮鼓晨鐘振聾發聵。

這灰袍老者正是姜天鴻的父親,也是上一代的姜家家主,姜振東。

「孩兒沒錯!家族商隊遭劫,孩兒前去報仇,何錯之有?」姜天鴻抬起頭,眼神堅定,絲毫不覺自己所做有錯。

姜振東輕嘆了口氣,緩緩搖了搖頭:「鴻兒,你恩怨分明,重情重義,本是不錯,只是勇猛有餘而智計不足。」

姜天鴻聞言抿了抿嘴,沒有出言反駁,他知道灰袍老者一眼看穿了他的弱點,但這就是他的性格,很難改變。

看着姜天鴻默認,灰袍老者沒有再說什麼,從懷中取出一個玉瓶,遞給姜天鴻道:「此為增元丹,回去勤加修鍊,爭取早日突破吧。」說完灰袍老者便閉上雙目不再理會。

姜天鴻恭敬地接過玉瓶,躬身一拜,便轉身離去。

「唉,姜家傳承千古,希望不要在我手中斷送。」望了一眼離去的姜天鴻,灰袍老者幽幽一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