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桀桀桀,我的宿主要聽話》[桀桀桀,我的宿主要聽話] - 第10章 寧氏親王(2)

逐漸嚴肅了起來。

「這本古籍中曾提到過,一切以人形態為基準的羊,在成為羊之前都是半神級別的存在。」

「半神…?多麼虛無縹緲的概念。」

「是,隨着科技的高速發展,星際時代的正式到來,這些概念離我們實在是太遙遠了。」

「請說重點,議員先生,你想說的是什麼?難不成他是遠古時期的半神嗎?」

「不,他與古籍中描繪的完全不同,他是前所未見的,整個星史乃至人類史都是唯一一隻能夠脫離人體獨立思考的羊。」

「保持着人形,像人一樣活着,需要從食物中攝取營養,需要補充水分。」

「甚至還能操縱術靈。」

「水銀呢?水銀對其是否有影響。」

「暫不清楚。」

「有調查到他的身份嗎?出生地?又或者家庭住址。」

「並沒有,他在一年以前突然出現在了星輝A—03這顆行政星球上,似乎還流浪了一段時間……」

超大投影全息屏上。

放映着蕭肖和流浪漢爭奪天橋底下這塊地盤的畫面。

寧氏親王捂着臉,示意趕緊跳過這段畫面,畢竟現在這貨和自己親女兒……

那名議員環顧了一下四周,隨後說:

「各位,有何看法。」

眾人並沒有做聲,其實他們想說的是趕緊把那貨抓起來關進實驗室裏面,然後沒日沒夜的像對小白鼠對他一樣進行切片研究。

但寧氏親王此時就坐在那裡,強大的壓迫感籠罩在了整片會場之中。

寧氏親王的勢力在這幾年發展的越來越大,甚至能夠制衡整個星輝聯邦,聯邦已經沒有力量再去像幾十年前一樣壓制他們了。

畢竟這裡已經不再是以前的星輝帝國了,而是星輝聯邦。

「諸位…聽我說幾句吧。」

寧氏親王站起了身。

「小女的天賦各位應該都很清楚,她註定會成為對抗異域那群對我們虎視眈眈的傢伙的領袖。」

說到這,寧氏親王頓了頓。

「我希望她能在皇家星輝學院的幾年中,給自己一份滿意的答卷,一份滿意的畢業證書。」

「至於他的話,就還請諸位再觀察一段時間吧,小女也快期末考核了,就等期末考核以後再做定奪吧。」

眾人微微一愣,都是苦笑了起來。

得,力保,沒戲了。

寧氏親王此時的表情不再像十幾年前與白謹皇帝一同到萊耶爾號上籤訂協議的鐵血將軍,而是一位父親,一位期望着自己女兒長大成人,開花結果的父親。

飽經風霜的臉上,一抹欣慰的笑容讓他看上去就像一位經常在院內喝着茶,與某個老頭子一起下着棋的老人。

「老寧,你變了啊。」

一旁曾經的戰友,現在的將領打趣着說:

「真難以想像,之前那位被稱為戰場劊子手的瘋子過了十幾年竟然已經衰老成了這樣,嘖嘖嘖。」

寧氏親王並沒有生氣,呵呵的笑着。

「這是一個人從男人進化成父親的證明啊,我確實是老了。」

說著,他張開了嘴,指了指自己的牙齒說:

「但我的牙還在,誰如果敢動我的家人,那我就會像頭獅子一樣撲上去,撕碎他的脖頸。」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