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桀桀桀,我的宿主要聽話》[桀桀桀,我的宿主要聽話] - 第9章 超載(2)

他的壓迫感還沒有這麼強烈,今天他的雙腿卻彷彿灌了鉛一般沉重。

「來的正好!小子,你敢不敢和我上擂台。」

而在這時,寧依依的身影跌跌撞撞想的出現,還在喘着粗氣,全身都被汗泡透了。

「你大爺的…混蛋蕭肖。」

她不顧形象的罵著,用手臂勒住蕭肖的脖子,另一隻手用力在蕭肖的肩膀上捏,疼得後者眼淚都要飆出來了。

「不就十分鐘跑個五千米嗎?能者多勞啊!」

蕭肖順手把每日任務完成給的兩點屬性點點在了敏捷上,痛並快樂着。

「依依…!」

洛川大喊,似乎是震驚於少女為什麼一天不見,變得和這貨這麼親密的樣子。

「?」

寧依依冷冷的看向他。

這一下的落差讓洛川的怒火一下子就升了起來。

「陳兄!」

陳鋒有些噁心的看了一眼洛川,但還是喊:

「你叫蕭肖是吧,敢不敢和我到擂台上……」

還沒說完,蕭肖就已經從寧依依的手上接過了一把未開鋒的訓練長劍。

「本來還擔憂不會有人跳出來,然後裝逼打臉呢。」

蕭肖嘖嘖嘖的說。

「什麼意思!」

陳鋒怒火中燒,大喝一聲。

「來,待我們戰上幾個回合便能知道孰強孰弱!」

「撼地熊!」

陳鋒大吼,身上黑霧涌動,一個熊的虛影出現在了身後。

「桀桀桀!」

「呀嘞呀嘞。」

台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了兩個人,一個滿臉無敵,一個面容陰沉。

「撼地熊雖然只是初階的羊,但它能大幅度強化牧羊人的身體素質,破壞力不容小覷。」

「這下…那小子恐怕是要凶多吉少了。」

蕭肖撇了那兩人一眼。

你們要不要這麼龍套啊喂!從哪裡冒出來的啊。

「小子!還敢往其他方向看,我這就先給你一個教訓!」

陳鋒大吼,隨後向前撲來,那頭熊如同實質一般每跑一步便震的地面發出咚的一聲巨響。

「薩格蒙斯。」

蕭肖默默念着並向一旁躍去躲過了陳鋒的攻擊,隨後一匹燃燒着的骷髏馬踏破虛空而出,穩穩的接住了空中的蕭肖,隨後發出了嘶的吼聲。

蕭肖如同騎士一般揮舞着手中的訓練長劍。

霎時間,全場愕然。

「卧槽!」

「這是…?」

「老衲只看這匹骷髏馬踏破虛空而出,身邊竟然隱隱約約閃爍着至上法則的力量,這究竟是…?可真是艷羨的老衲抓耳撓肝啊!」

「這不是羊!」

有人做出了判斷。

「道友,此話怎講?」

「未見黑霧暴涌。」

此話一出,不少人倒吸一口涼氣。

「哼,不過雜技而已。」陳鋒冷哼一聲,雖然他也沒搞懂是什麼情況,但他還是決定再次發動進攻。

「暴風之瞳!」

蕭肖低喝了一聲,雙眼淡藍色光芒亮起,周身電光跳躍閃爍。

速度劇增,如同閃電一般迎着陳鋒而去,手中的訓練長劍高高舉起。

「我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是何方神聖!」陳鋒的臉色猙獰。

下一刻,兩者碰撞。

雷加火等於?

蕭肖皺着眉頭,看着身下如同死狗一般還在不斷抽搐着的陳鋒。

有些疑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