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世神皇》[絕世神皇] - 兩大元技

兩大元技

秦府,一眾高層正聚集在議事大廳中,秦瑞和秦凡也都在,諸人臉上儘是笑意,似乎在討論着什麼大喜之日。

「家主,此次秦凡少爺大婚,必將震驚天下,恐怕不少強大家族都會派人前來拜訪我們!」一位長老撫須笑道,這可是從未有過的事情,一直以來都是秦府主動去討好他們,如今身份逆轉,自然是讓得他們心中格外的舒暢。

「依我看早就該讓凡兒成為秦府少爺了,秦軒那是個什麼玩意兒,一個無法修鍊的廢物,留在秦府又有何用,只會給家族抹黑而已!」一位黑臉長老大聲說道,似乎生怕別人聽不清他說的話。

「沒錯,秦凡的天賦和實力皆都非凡,據說在皇室中都引起了不小的轟動,假以時日,他未必不會超過天羽十爵!」又一位長老大聲稱讚道,天羽十爵乃是頂尖天驕的代名詞,天羽國最強大的十位青年才俊。

秦凡聽到此話,臉上綻放出一抹燦爛的笑容。

天羽十爵,那是他的目標,誓要成為其中一人,至於秦軒,正如黑臉長老說的那樣,他是個什麼玩意兒,連給他提鞋都不配!

秦瑞坐在首座之上,聽着此起彼伏的稱讚聲,臉上的笑容早已掩飾不住,只見他目光在諸人身上掃了一眼,朗聲道:「傳我之令,將秦府將於七日之後舉行大婚的消息傳出去,並將請柬送到天羽國所有一等家族手中,最好能夠引得皇室的注目,那將會是我秦府近幾十年來最大的盛事。」

「遵家主之令!」諸人異口同聲的答道,隨後紛紛退下了。

「父親。」秦凡忽然看向秦瑞,目光停頓了片刻,隨即開口道:「前幾日,秦軒回來了。」

「哦?」秦瑞僅僅是眉頭上挑了下,隨即便搖了搖頭,冷笑道:「回來了又怎麼樣,連他老子都被我趕走了,他又能掀起什麼風浪?回來正好,讓他知道他和你之間的差距,徹底斷了他報仇之心。」

秦凡聞言,便沒有多說什麼了,他回來的確也改變不了什麼,一切從最開始就註定了。

……

三日之後,秦軒醒來之後發現自己已經躺在床上了,略微思考後就猜測到可能是焚老出手了,揉了揉略有些發紅的眼睛,他緩緩站了起來,感受着身體的變化。

秦軒猛然間握緊雙拳,只聽得一片噼里啪啦的聲音響了起來,全身的骨頭都在活動着,摩擦聲不斷傳出,此時他只感覺全身彷彿有無窮的力量一般,經脈通暢,靈根清凈,感知和靈敏度比之以前不知強上多少倍。

「聚元境四重!」秦軒感知了一番後便知道自己此時的修為了,這個結果連他自己都咋舌不已,僅僅是破碎了一顆天命星和三顆普通星辰就收到了如此奇效,連破四個小境界,修鍊速度之快超乎想像。

武者修行之路始於聚元,主要在於淬鍊肉身,將天地靈氣轉化為真元,不斷積累在體內,之後每突破一個小境界,所擁有的的力量成倍增長,聚氣境一重的武者擁有一牛一虎之力,而聚氣境則擁有四牛四虎之力,其中的差距不言而喻。

開元境,開通全身竅穴,通達五識,靈根更加清凈,可以初步發揮出神通之術的力量了,力量也會大幅度提升,隨手可碎千斤巨石,力大無窮。

再往後便是元府境了,於體內開闢元府,增大真元的容納量,各項能力全方位得到提升,能夠發出神通力量更加可怕了,御空而行,一念之間便可以發出強大攻擊,殺人於無形。

周圍的天地靈氣飛速匯聚在秦軒周身,此時的秦軒如同一頭飢不擇食的餓狼,瘋狂地將靈氣吸納入體,從天命星處進入,之後通過狹小的經脈緩緩遊走於全身,即便如此,秦軒卻並沒有絲毫不適,反倒感覺吸收靈氣的速度很快,不一會兒體內的真元就達到飽和了。

「現在雖然可以修行了,但卻缺少功法,更沒有元技修鍊,可以發揮出來的力量實在太弱了!」秦軒此時頗為無奈,若是他還在秦府,以秦府的底蘊和資源,這些對他來說根本無需考慮,但如今他已經脫離了秦府,就不得不面對這些問題了。

正當秦軒對此一籌莫展的時候,突然眼前一亮,似是想到了什麼,焚老見識廣博,或許能夠幫助到他。

「焚老,您還在嗎?」秦軒意識沉入體內,輕聲呼喚道。

數息之後,沉寂了許久的體內終於是有了些許波動,隨後一道蒼老的聲音傳了出來:「凝聚了第五層次的元魂,倒還不錯,沒有讓我失望!」

秦軒聽後臉色頓時一怔,他好不容易才將那劍元魂的靈魂體擊敗,本以為可以好好自豪一番,卻沒想到在焚老眼中僅僅是還不錯,並沒有達到他的心目中的要求,頓時感到一陣失落。

「焚老對不起,我已經盡了最大的能力了,還是未能達到您對我的期望。」秦軒愧疚的說道。

然而秦軒不知道的是,焚老語氣中雖然並沒有多少誇獎,但心裏卻是十分欣慰,他原本以為秦軒最多只能凝聚第四層次的元魂,但卻沒想到竟然凝聚了第五層的元魂,第一元魂就達到了第五層次,這等天賦足以與天玄大陸上那些真正的天之驕子比肩了,可見秦軒的天賦有多麼可怕!

雖然心裏偷着樂,但焚老嘴上卻依舊堅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