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妃嫁到:邪王滾遠點》[狂妃嫁到:邪王滾遠點] - 第1章

第1章 平妻進門晨光熹微,季傾城在一夜亂夢中驚醒。
她的背上出了一層薄汗,被外面的鼓樂聲吵得眉頭緊蹙。
她咳了一聲,嘔出一口血來。
小姐,您怎麼樣,是不是很疼?」
陪嫁丫鬟小鴛忙衝到床前,把她扶起來靠着床頭坐好,小姐,您的病,上次那個西洋醫生說已經晚期了,不如就告訴少帥……」小鴛,我不想去自取其辱。」
季傾城搖搖頭,打斷了她的話。
告訴陸啟尊又能怎麼樣?
他聽說她快死了,說不定要開瓶洋酒慶祝呢。
外面是什麼聲音?」
陸啟尊不喜熱鬧,平日里府上很是安靜。
今日一大早就異常喧嘩,她有些意外。
莫非……沒,沒什麼。」
小鴛遲疑了一下,試圖掩飾過去。
季傾城強撐着起來,走到前院去。
前院里鋪天蓋地,刺目的紅。
陸啟尊身上穿着五年前與她成親時的那身紅色長袍,正和紅色旗袍的女人對拜。
小姐。」
小鴛追上來,在身後看着有些難受。
她是誰?」
季傾城訥訥地問。
陸啟尊這幾年先後娶了三房姨太太,可按照迎娶正房的禮節八抬大轎進門的,卻只有這一個。
她……是安師長家的千金,安雪芙。」
小鴛只好老老實實地小聲答道,奴婢聽說安小姐懷了身孕,少帥心裏歡喜,才特地以正房之禮迎娶。
還特地登報,說安小姐不是姨太太,是平妻,督軍府上的二夫人。」
安雪芙……全城的人都知道安雪芙和季傾城自幼是死對頭。
他迎娶安雪芙,不就是想讓她難堪么?
二夫人」這個稱呼,讓季傾城在盛夏的天氣里沒來由地升起一陣寒意。
她忍不住瑟縮了一下。
小姐,我們回房吧。
大夫說你的病需要多休息。」
小鴛忙扶住季傾城,就要回房去。
季傾城的腳好似被釘在了原地,根本挪不動步子。
禮成。
祝新人從此琴瑟和鳴,白頭偕老。」
禮官說著千篇一律的話,周圍的人更是讚不絕口。
少帥和二夫人真是郎才女貌。」
二夫人姿容秀美,溫柔賢淑,想必一定治家有方。」
恭喜少帥,賀喜少帥。」
賓客的恭維聲不絕於耳,曾幾何時,在她與他的新婚宴上,也是如此。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