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清婉百里明德》[嵐清婉百里明德] - 第3章 偶遇的初見

寒冬臘月的天,鵝毛大雪下的蓋了滿城。
范清遙推着殘破的板車站在了花府的門外,抬手敲響面前的紅漆大門,小小的身體凍得僵硬,就連被板車磨破的手心都不覺疼了。
很快,厚重的大門被打開。
小廝探頭張望,瞧見門口站着個窮酸的小丫頭,語氣很是不耐煩,「臭要飯的滾遠一點,這花府的大門也是你想敲就敲得的?」
「花耀庭是我外祖父,我叫范清遙,你若不信,尋個人問問便知。
」范清遙瘦小的身體於寒風中站的筆直,絲毫不退縮更不畏懼。
小廝被愣了愣,這小丫頭看着窮酸瘦小,可那說話的氣勢倒是這比寒風還凜冽上幾分,又一想,府內老夫人的長嫡女確實嫁給了當今的范丞相之子,趕忙將門留了個縫轉身匆匆稟報去了。
此時花家的正廳,銀碳燒得正旺。
花家的四個兒媳正圍坐在一起磕着瓜子吃着點心,聽聞小廝來報說是范家的長嫡女帶着清遙小姐回來了,幾個人的臉色均露出了詫異之色。
二兒媳春月是個沒注意的,當下好奇地問,「大嫂,你說小姑嫁給當今丞相的兒子不惜跟公婆反目,怎麼現在忽然就跑回來了?」
三兒媳沛涵擰着眉,「估計是在府中的日子過不下去了吧,西涼誰不知道那丞相的兒子將一個**迎進了門,可憐了小姑當初的一番苦心。

四兒媳四兒媳雅芙心急地看向小廝,「還愣着做什麼?趕緊把人請進來啊!」
其他幾個兒媳聽了這話,均是趕緊站了起來,雖說她們和這唯一的小姑沒什麼交情,可畢竟是花府唯一的長小姐,如今回府自是怠慢不得的。
唯獨大兒媳大兒媳凌娓直接冷了臉,轉頭朝着門口的小廝罵道,「請什麼請?嫁出去的人就是潑出去的水,告訴花月憐,我們花家廟小,可容不下她這座大佛。

小廝被罵跑了,其他的媳婦兒尷尬地站在原地,心中暗罵著大兒媳大兒媳凌娓的心狠,可面上卻沒人敢再多說一個字。
花家的老夫人是西涼神醫世家的長女,只是這醫術傳女不傳男,所以花家府內一直都是重女的。
正因為花家長女當年棄家不歸,她們的女兒才能夠跟着老夫人學習醫術,若是這個時候花月憐領着范清遙進門,一切就都泡湯了。
其他幾個媳婦雖也明白這個道理,但好歹那門外站着的是她們的小姑,她們總不能如此昧了自己的良心,奈何自從花月憐走了後,大兒媳凌娓便仗着的大兒媳的身份壓着她們,她們又怎敢多說半個字。
鵝毛大雪還在下着,小廝打開門,看着門外已經快要被雪埋了的范清遙,嘆了口氣,「府里的少奶奶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