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是全村的希望/老子是全村的希望》[老子是全村的希望/老子是全村的希望] - 第一章 山神廟奇遇

清河村,位於群山環抱之間,風景迤邐。

又因山村地理偏僻,地勢崎嶇,連公路都通不進來,導致這裡的生活極度貧困。村裏面的青壯年都會選擇去城裡打工定居,導致村子越來越敗落。

泉水叮咚,佳木蔥蘢,即便是炎熱的三伏天,位於山坳處的清河村,也帶着一絲絲清涼。

賀繁穿着一身破舊迷彩,提着一根舊獵槍,攥着一隻彈弓,身後跟着一條搖擺着尾巴的大黃狗,正在山間轉悠。

放暑假了,田裡也沒活,他出來就是想打些野味嘗嘗。

大黃狗竄來鑽去,有些熱了,見到前方一條小溪,連忙跑過去呱嗒呱嗒喝水。

「怎麼搞的,都轉悠半個小時了,別說野兔野獾子,連只野雞都見不到。」

賀繁皺着眉頭嘀咕,以前他來打獵的時候,山上獵物可是不少的,時不時能見到,就算打不到,至少得見個影啊!

繼續深入,越走越偏僻,荊棘也多了起來,賀繁不敢往前亂走了。

一般山民打獵,都是在群山外圍,不會進入人跡罕至的雲霧深處,那裡危機四伏,不說碰上猛獸,被毒蛇毒蟲咬一口就麻煩了。

「汪汪汪!」

大黃狗突然咆哮起來,還小心翼翼的後退幾步,熟悉這貨的賀繁連忙攥緊獵槍。

前方密叢中,驟然奔出一道矯健的影子!

賀繁被嚇了一跳,至於剛才咆哮的大黃狗,更是撇下自己的主人,一夾尾巴,就逃跑了。

賀繁先是被大黃這隻喪家之犬氣得牙疼,真是太他娘的丟人了!

不過當看清眼前出現的不速之客時,他眼珠子一下都綠了。

「野山羊!」

面前的這隻野山羊雖然不大,但怎麼也有幾十斤,要是獵到了,送到羊肉館至少能賣一千塊!

「大黃,追!」

賀繁大吼一聲,同時朝着野山羊追了追了上去。

本來大黃狗逃跑很遠了,聽到主人喊他,下意識的掉頭一看。當發現原來驚到自己的傢伙居然是一隻逃命的山羊,頓時狗膽又升了起來,嗷嗚一聲折返沖了回來。

即便是一隻土狗,奔跑起來速度可遠遠勝過賀繁。

野山羊看起來剛成年,蹦蹦跳跳,身體歪歪扭扭,仔細看便發現它後腿彎曲着,顯然是受傷了。

賀繁大喜:「它受傷了,跑不快。大黃,給我上!」

仗勢欺人的大黃狗,更加神武了,無視荊棘草叢,一路狂沖,嚇得野山羊拚命逃竄。

大黃狗也窮追不捨,不時咆哮幾下,幾次都差點咬到山羊。

賀繁也在後面追,不過根本追不上,很快,一狗一養就消失在賀繁的視線中。

一直追了很遠,前面傳來大黃狗的咆哮。

「前面就是山神廟了。」

遙遙的,賀繁就看到一座破舊不堪的破山廟。

這山廟不大,就是一間造型古怪的大房子,在民國時代曾是祭拜山神的地方,後來附近村莊搬空了,也就荒廢了。

以前賀繁來過兩次,知道裏面是空空如也,什麼也沒有,牆壁斑駁,木樑腐爛,彷彿隨時都能倒塌。原本還有乞丐居住,可後來瓦片都碎了,連乞丐都不願意呆了。

「澎!」

風中傳來一道響亮的獵槍聲。

正奔跑的賀繁不禁一愣,難道還有其他人在這裡打獵?

擔心大黃狗的安危,賀繁連忙吹了一個口哨。

很快,大黃狗夾着尾巴跑了過來,看上去有些狼狽,還躲到了賀繁身後,彷彿受到什麼驚嚇。

「野狗呢?野狗跑了!老子還想吃狗肉呢!」

「那不是野狗吧,應該是附近山民養的土狗。」

「哈哈,幸好那條土狗咬住山羊脖子,讓我們白撿了貨,不然,我們這趟都得空手而歸了。」

隨着賀繁靠近,便聽到山神廟裡傳來三道聲音,兩男一女。

賀繁明白,肯定是進山打獵玩的城裡人了,估計躲在山神廟裡避暑。

「哎,有人來了,那條土狗也來了!」

很快,三人也發現了賀繁的靠近,尤其是當看到賀繁身後跟着的大黃狗後,都知道自己是搶了人家的獵物了。

兩位青年,一位身穿黑色運動服,手裡提着一隻駑,另一位弔兒郎當像個混混,花襯衫沙灘褲,一手提着獵槍,另一隻手則提着那隻死去的野山羊。

還有一位帶着鴨舌帽的長髮女子,畫著濃妝,手裡拿着手機,正對着山羊拍照片。

賀繁看着他們,抓了抓腦袋,伸手一指山羊道:「這野山羊,是我的獵物。」

通過之前聽到的對話,賀繁清楚,這隻野山羊,是被大黃給咬死的,這三人只是撿了便宜。

「你說你的就你的?」穿着花哨的青年目露不屑,三角眼一斜賀繁:「這山羊是我們打死的,而且現在在我們手裡,你唧唧歪歪個毛!」

那女子臉上也滿是鄙夷之色,靠在花衫青年背後,嗲聲嗲氣道:「花哥,你看他那土樣,太野蠻了!這些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