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是全村的希望/老子是全村的希望》[老子是全村的希望/老子是全村的希望] - 第四章 神奇魚餌

第二天天剛蒙蒙亮,家裡的大公雞剛剛打鳴,賀繁就早早起床了。

「小繁,你起這麼早幹什麼?」

賀衛海也沒吃飯,用塑料袋裝了幾個包子,就扛着鐵鍬準備上山。雖然是擔心山上雨水積存過多,有些地方還需要疏通一些。

賀繁揉了揉腦袋,昨天催發了幾盆盆栽,頭暈的感覺總算減少了很多。

「村裡的水庫,這兩天不是可以釣魚嗎,我去釣點魚,中午喝魚湯。」

清河村西邊有個大水庫,平日里是不允許垂釣的,只是這些天,從城裡來了一些組團釣魚的閑人,村長為了讓大家感覺熱鬧,也就開放釣魚了。

老水庫,裏面什麼都有,每年都有一些垂釣愛好者來到這裡釣魚。

這些閑人都是有錢的主兒,出手闊綽,不僅交垂釣費,還會順便買一些村裡的產品,比如水果、山珍、野味什麼的,從來不講價,能讓村民賺不少錢。

「嗯,中午早點回來吃飯。」

賀衛海點了點頭,自己兒子大四快畢業,沒找到合適的工作,心情不好他是知道的,出去玩玩也好,也就沒多說什麼。

賀繁簡單吃了點東西,拎着魚竿,提着水桶就出門了。

「汪汪汪!」

大黃狗搖着尾巴跟上來,活蹦亂跳像個二傻子似的,一連串的狗式撒嬌讓賀繁受不了,一腳給踢到一邊去。

走在鄉間的小路上,賀繁就看到清河村很多村民已經下田忙碌了。

前天暴雨那麼大,昨晚又下了一陣,不及時疏通,莊稼可能會澇死。

很快,走到村頭西的水庫,賀繁發現已經有十幾個人在這裡釣魚了,老老少少都有,一多半是生面孔。

「二爺爺。」賀繁看到老村長正站在水庫邊舉着煙袋吞雲吐霧,就上前打了個招呼。

「哦,二繁啊。」老村長穿着一身漿洗髮白的中山裝,頭髮斑白,滿臉的褶子如同乾枯的樹皮,一張嘴,露出了殘缺泛黃的牙齒。

看了一眼賀繁提着的水桶,老村長笑着道:「好好釣,釣到好魚他們收,為我們清河村水庫打點名氣。」

前幾年,有位垂釣愛好者在這裡釣到了一隻活了千年的老鱉,還上了新聞,之後每年就有幾批人來這裡垂釣,老村長趁機會收取門票費用,貼補村子用度。

一年下來,幾批人身上也能賺萬把塊錢。

水庫是老水庫,裏面什麼魚都有,其實本就是個老湖,裏面有些老鱉、大魚也是正常。

賀繁提着桶,找了個合適的釣魚點,取了魚食做餌,本來他想挖蚯蚓的,不過家裡正好麵糰,就摻了點豬油。

村子裏釣魚,可都是很隨意的。

比如說賀繁手裡這魚竿,用的就是一根從山裡砍得竹子自製的,綁上鉛塊、魚漂、透明魚線,一毛錢都沒花。

「大哥,本地人?」

坐在旁邊的一位衣着高檔的青年,饒有興緻的看着賀繁這一套簡易裝備,差點沒笑出聲。

這玩意也能釣魚?

賀繁笑笑,點點頭,瞄了一眼青年旁邊的水桶,裏面也沒一條魚,應該是來了不久,還沒有開張。

見賀繁顯然沒有什麼交談的意願,青年便不再理會,繼續盯着自己的魚竿了。

垂釣的時候,一聚精會神,賀繁就能看到水庫中,飄動着很多藍色光點。

一些藍色小光點偶爾碰到他的身體,就會滲入他的體內,讓賀繁感覺很舒服。

而且,這些藍色光點明顯更喜歡親近自己,更多的聚在自己身邊,不斷的融入身體,其他人就似乎沒這待遇了。

釣了一會,賀繁發現有些魚兒也會追逐着浮動在水中的藍色光點,一旦追逐上,就立刻吞入肚中,一般人見不到,他卻看得清清楚楚。

難道說,魚兒也喜歡這些光點?

賀繁靈機一動,取了一塊魚食,用意念凝聚了幾十個藍色光點,融入到了麵糰中,然後掛在魚鉤中,拋進水裡。

泛着藍光的魚餌一入水庫,賀繁就看到幾條草魚直接沖了過來,在他驚訝的目光中,一擁而上。

「咦?」

坐在賀繁旁邊靜心釣魚的青年愣了下,他發現面前的魚突然多了很多,翻騰着似乎在搶奪什麼一樣。

「有魚兒咬鉤了!」

賀繁一喜,能感覺魚竿有了下墜感,當即一抬魚竿,魚竿大幅度的變形。

「這是大傢伙,別硬扯,拖,拖過來! 」

旁邊的釣魚青年比賀繁還不淡定,激動的嚷嚷道。

這顯然是一條老魚,不然不會有這勁道,被賀繁提着的魚竿拖出了大半截銀白色的身子,可就是拖不出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