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是全村的希望/老子是全村的希望》[老子是全村的希望/老子是全村的希望] - 第七章 財帛動人心

等釣魚客們心滿意足的離去了,賀繁看着手裡的兩千塊現金,都有些不真實的感覺。

這……就賺了兩千塊了?

原本自己的學費還差好幾千,有了這兩千塊錢,父母也能少辛苦一點了,關鍵是這兩千塊錢來的太容易了,庄稼人家誰掙過這種錢!

當賀繁看着手上的紅票子興奮的時候,卻沒有注意到自家院子的柵欄外邊,有一雙充滿了嫉妒的眼睛正盯着自己。

「哎呦,這不是二繁老弟嘛,大學生就是不一樣,隨隨便便就賺了這麼多錢。」

終於柵欄外那雙眼睛的主人忍不住了,直接推開院子門走了進來。

賀繁聽見這聲音抬眼一看,眉頭就是一皺,只見一位打扮流里流氣,年紀在二十七八上下的年輕人,揣着兜也沒和自己打招呼就直接闖進自家院子里來。

他眼中露出厭惡的神情,直接就不客氣的說道:「二流子,你跑到我家來做什麼?」

這二流子是清河村出了名的無賴,專門做些偷雞摸狗,欺行霸市的事,清河村的青壯都出去打工了,留守的都是老弱病殘根本鬥不過這個二流子。

再加上這個二流子早年間是在縣城道上混過的,打架鬥毆那是常事,聽說到牢子里去蹲過幾年,每次惹事後最喜歡說的話就是,看看,老子手腕上的手銬銹還沒褪呢。

就更加沒人敢惹他了,導致像他這樣的無賴生活反倒過的滋潤的緊。

二流子跑到自己家來肯定沒什麼好事,賀繁自然沒給他好臉色看。

二流子聽到賀繁這麼沖的語氣雖然心裏有火氣,倒是沒有立刻發作,反而是繼續說道:

「我說二繁老弟啊,你這魚食賣給那些城裡人這麼緊俏,一樁好生意啊,你看老哥我也想入個伙怎麼樣?你把你的那個獨門配方交給我,老哥我來替你銷售,你出配方我出力大家有錢一起賺嘛!」

二流子每天閑的沒事就喜歡在村子裏瞎轉悠,順便干點偷雞摸狗的事,城裡來的釣魚客到村子裏找賀繁,自然是逃不過他的眼睛,偷偷摸摸的就跟了過來。

剛剛發聲的事情,他在柵欄外面可是聽得一清二楚,那麼點魚食就賣了兩千塊,怎麼由得他不心動?

賀繁一聽二流子的話就瞭然了,心裏就一股怒火升了起來,這二流子明明就是想空手套白狼啊,什麼有錢一起賺,分明就是敲詐勒索來了!

且不說這配方賀繁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再說了憑什麼不缺賣的東西要讓他來賣?

「誰是你老弟,我這配方憑什麼要告訴你?想要配方可以,拿錢來!」

二流子在鄉間橫慣了,想要什麼都是直接暴力索求來就是了,平時也就欺負欺負弱小,今天卻沒想到碰到賀繁這個愣頭青,於是也生了火氣。

「哎呦,二繁老弟啊,別以為自己上過幾天學就可以跟你哥哥我掰掰手腕,年輕人不要太氣盛,不要吃了虧才明白這個道理,我告訴你,今天你這配方交也得交,不然,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說完他便是袖子一擼,露出胳膊上猙獰的紋身來,模樣倒是兇惡的緊!

賀繁看着二流子這樣子,心中也是沒底。自己這小身板還真不一定能夠打得過他。但賀繁也清楚,要是僅僅因為一個二流子的敲詐勒索自己就退縮了,那今後就什麼都別說了!

「今天就算拼着被打一頓,也不能讓這二流子得逞!」

賀繁下定決心要硬碰硬。

雖然得到龍鱗後,他身體被強化過,但到底是底子太差了,但是兔子急了還要咬人呢,怎麼著也給讓這二流子掛個彩!

對面的二流子同時也帶着獰笑朝走了過來。

他是完全沒把賀繁放在眼裡,這種嬌弱的學生娃他見多了,只要自己的拳頭往這小子頭上那麼一招呼,還不是得乖乖求饒,把配方給交出來?

眼看着二流子已經衝到賀繁面前,拳頭都已經高高舉起要往賀繁頭上錘過去了,忽然,一聲大吼!

「嗷!」

這聲音跟炸雷一下,但賀繁很熟悉,是自家的大黃!

二流子也被這大吼給嚇了一跳,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從不遠處賀繁家院子的角落裡,一道威猛的黃色虛影就衝到了他的腳邊!

隨即,二流子就感覺腿上傳來一陣劇痛!

賀繁自然也看到這一幕,心裏暗叫了一聲好!

看來養這條蠢狗,關鍵時刻還是有點用處的!

「這狗怎麼感覺現在更通人性了,都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