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玉修仙》[靈玉修仙] - 第1章少年白楚

漢國元德十三年,驚蟄剛過。

安福城內的各大街道上,都擺了一張桌子,每張桌子後面都坐着兩個胸前綉着葯字的中年人。

隨着桌子擺好,安福城陡然變得熱鬧起來。

不管走在那個角落,都能聽到關於安福城第二大勢力,藥王幫將要招收弟子的消息。

整個安福城大小勢力不計其數,大的少說也有數千人,至少也有一名宗師級武者坐鎮,小的那便不用說了,隨意糾合三兩個人,就可以自稱幫派。

能在諸多幫派中排行第二,足可見這藥王幫實力如何。

當這消息在安福城內傳開之後,每一張桌子前,都排起了長長的隊伍。

在排隊的人中,有一個穿着破爛衣裳的少年格外顯眼,剛在隊伍後面排好,前面幾個人登時作鳥獸散,後面更是半個人也不願跟着他繼續排。

看前面的人跑開,少年才懶洋洋的向後走去。

走到前面,身上那股味道又讓排在他前面的人捂着鼻子跑開。

如此這般,沒多久功夫他就排到了隊伍最前面,後面更是隔了老遠,才有人開始重新排隊。

等到少年走到近前,坐在桌子後面的兩個藥王幫弟子,被那妙不可言的味道一熏,險些連昨晚吃下肚的東西都要吐出來。

「未滿十四歲留下姓名,三日後到城外落日谷參加入幫儀式,已滿十四歲就趕緊離開。」

眯着眼睛,捂着鼻子,被少年身上的氣味熏得透不過起來,二人也懶得廢話,趕忙把重要的事情一說,就不再開口。

要不是身上背着差事,擅自跑開,會受到處罰,二人早就跑到一邊透氣去了。

「白楚,白天的白,楚國的楚。」

簡單報上名諱,見如此簡單就報上名,少年也不多留,轉身就走。

「去落日谷的時候,記得先洗個澡。」

等到白楚走遠,那令人窒息的惡臭稍稍散去,二人這才大聲對着他的背影呼喊起來。

對於眾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原因,白楚心中清楚的不能再清楚,但他卻絲毫不已為意,反倒倚仗着身上的臭味,用來保護自己。

這等先臭自己,再臭別人的手段,頗有些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意思。

不過這等味道最多再持續三天,三天之後,白楚決計不會不聽對方的建議,還這般臭烘烘的去。

今日也只是抱着試一試的態度,看看能不能給自己找個能吃上飽飯的處所,方才這樣帶着一身臭味去。

要是早早就把身上的臭味洗個乾淨,一旦拜入藥王幫不成,那可少不了一番麻煩。

誰曾想,一切這般簡單,只是留個名字,一切就了結了。

回到五面漏風的居所,白楚便開始思考起洗澡的問題。

這兩個字,對他而言,可謂是陌生的緊。

上一次洗澡,早已沒了記憶,或許是還不能走路的時候洗得。

不提五面漏風的破房子,單就是十來年沒有洗澡的經歷,想在自己的居所里找到用來洗澡的東西,可謂是難如登天。

左思右想,白楚最後將洗澡的地方定在了城外的一條小河。

說原因,倒也簡單,那裡有水,而且乾淨的很。

方才解決洗的問題,一個新的問題卻也隨之而來,那便是身上的衣服。

身上的衣服也已經穿了好幾年,破破爛爛的不說,身上的臭味七八成都是來自於身上的衣服。

想起衣服,白楚覺得又是一番難事,而且比解決去哪裡洗澡還要難上數十倍。

與洗澡一樣,衣服對於白楚來說,也是十分陌生的字眼,曾經也有不少好心人送過他衣裳,可轉過身就被他換了吃的,畢竟對他來說吃飽比穿暖來得重要,天寒或許凍不死,但餓卻是會餓死的。

思來想去,心中沒有半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