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玉修仙》[靈玉修仙] - 第2章落日谷前

走回岸上,在風中吹乾身子,拿過放在岸邊的新衣穿了起來。

都說人靠衣裝,白楚洗乾淨身子,再穿上這新衣,眨眼間就跟變了一個人一樣,要不是身高沒有變化,真的半點都看不到從前的影子。

隨手撿了些許枯草,搓成一根草繩,束了頭髮,白楚便向著落日谷走去。

回城只是平白浪費時間,他寧願早些去落日谷等着。

落日谷,因夕陽照在山谷上,有如火燒一般,自成一番獨特景色而得名。

來得太早,除了白楚,落日谷前沒有半分人影,就連藥王幫的弟子,也是半個都沒有看到。

來得有些早,白楚也沒有閑着,找地方坐下後,便開始思索起藥王幫將人糾合在此處的目的。

入幫似乎只剩下一個儀式,既然已經走到了這一步,白楚便不容許出現絲毫的紕漏,哪怕有半點可能,會導致自己與拜入藥王幫失之交臂,他也要將這可能扼殺。

落日谷這三個字,白楚並不陌生,在城裡早就聽過不少人談論它。

有些閑錢的,說的是它的風景究竟有多美,遠遠看去,像什麼像什麼;可聽到更多的,是一些窮苦人,對於山谷里各種毒蟲猛獸以及藥草的議論。

想到藥草,白楚腦海之中一道靈光閃過。

藥王幫以葯出名,而這落日谷中同樣有葯,這二者聯繫在一起,和不久後就要召開的入幫儀式沒有半點關係,白楚是不信的。

參透了玄機,新的煩惱也隨之而來。

對於藥草,他認識的並不多,除了一些隨處可見的,別的就算長在他的腳邊,在他眼裡,也和雜草差不了多少。

閉上眼,細細回憶着往日聽來的一切,想要從中找出些許藥草的描述,給自己增添幾分底氣。

想了整整一個時辰,倒也被白楚在記憶中翻了幾種價值不小的藥草描述出來。

一種是人蔘,長在陰涼的地方,葉子中間粗兩端細,看起來像一個被拉長的圓,只有一根主幹,不曾有半點分枝,挖開泥土,可以看到逐漸分開的根。

一種是靈芝,長在濕潤的地方,模樣看起來像腎,表面堅硬光滑。

還沒進過落日谷,裏面究竟有些什麼藥草,白楚並不知曉,但他相信記起多一些,是沒有壞處的。

正打算多回想一些,風中傳來了陣陣說話聲。

被這聲音一鬧,思緒也隨之中斷,再想靜下心來去回想,已經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片刻功夫,說話的人也現出了身形。

只見一群身上穿着不同顏色衣裳,胸口綉着葯字的人極有秩序的走來。

「居然還有人來得更早,有趣,有趣。」

領頭一位身上穿着紫色衣袍的老者,看到白楚的那一刻,捋着自己的鬍子,面帶笑意的朗聲說到。

「你叫什麼?」

笑完,老者略微有些好奇的詢問起白楚的姓名。

「白楚,白天的白,楚國的楚。」

雖然紫色的衣服,在各色衣裳里,只有這老者穿着,白楚心中對於對方的身份也有了幾分猜測,可他現在尚且沒有真的加入藥王幫,並用不上多麼尊敬,說起話來,也是不咸不淡。

對於白楚的態度,老者並沒有計較,而是對着身旁幾個身穿藍色衣裳的人交代起事情。

旁人對於這個名字還沒有多大的反應,可見過白楚的兩人立時吃了一驚。

現在這面若脂玉劍眉星目的少年,渾然沒有半點前些日子的影子。

要不是一個名字,根本沒有冒充的必要,他們甚至都要懷疑眼前這個少年究竟是不是被別人冒充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