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少甜妻是影后》[厲少甜妻是影后] - 第4章 原來是玩物(2)

三分玩味七分涼薄。
「哦,原來如此。

凌亭妍故作恍然大悟狀,「知道的是厲二少您家大業大,手眼通天,不知道的還以為您沒事兒喜歡趴門縫偷窺呢。

厲浩瀾眼神暗了暗。
這女人真是一點兒虧吃不得,臉酸嘴損,找茬就懟。
「喂,空姐。

她心裏羞憤,臉上卻歹歹地一笑,「什麼事?流氓。

「你,注意對我說話的態度。
」厲浩瀾眉宇輕攏,語氣陰沉了幾分。
「巧了,我的台詞被你給搶了。

「怎麼?你穿着空姐的制服,叫你空姐不對嗎?」
「你衣冠楚楚,我沒叫你禽獸已經很給面子了。

音落,男人突然一把捉住了她的皓腕,那力道很重,甚至讓她覺得疼。
「喂!說你流氓你還真上頭了啊?說不過就動手?!」凌亭妍心下一慌,全身警戒。
「你背後到底有誰給你撐腰?讓你敢在我面前這麼囂張?」
男人微微傾身,狹眸氤氳着迷人的危險,「如果我沒猜錯,洪柏堯現在自顧不暇,一定沒空管你死活。

「我命由我不由天,更由不得他洪柏堯!」
凌亭妍狠狠掙開他的手,一個鯉魚打挺跳了起來,披着浴巾光着腳往花園出口方向跑去。
「我建議你,這段時間找個地方躲躲。

厲浩瀾優雅地撣了撣身上看不見的灰塵,「以我對蘇可妤的了解,她對你應該不會善罷甘休,保不齊,還會趕盡殺絕。

凌亭妍倏地剎住腳步,微揚秀美的下顎,目光凌厲。
「呵,她不善罷甘休,我也正有此意。

躲是不可能的,她就算一身落魄也絕不向那賤人低頭。
寧可戰死,也絕不跪降!
眼見女人一陣風似地從自己眼前消失,厲浩瀾明烈如星子的眸漸漸深邃難明。
「二少。

這時,一個西裝革履面容清雋的青年男子走了過來,畢恭畢敬地向他鞠躬,正是他的經紀人兼秘書韓羨。
「您吩咐我的事我已查明,那個女人名叫凌亭妍,是個十八線的小網紅,不過在圈裡口碑一直都不好,網上黑料不少,說她是外圍女,專門獵殺K圈富二代。

韓羨頓了頓,壓低聲音道,「還有,她的確和洪柏堯有染,不過情婦她還算不上,充其量也就是個……玩物吧。

「那這個玩物,還真有點兒與眾不同。
」男人驚艷的眼尾微微上挑,儘是鄙薄譏誚。
「二少,恕我直言,您這樣尊貴的身份,真不該接近這麼不堪的女人。

「一切與蘇可妤為敵的人,低賤也好,卑劣也罷,我都願意拉她一把。

厲浩瀾冷謔勾唇,彎起邪冶至極的笑眼,「再說,左右是個玩物,誰用不是一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