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少甜妻是影后》[厲少甜妻是影后] - 第5章 惡人先告狀(2)

拜這賤人所賜!她做這些骯髒勾當無非就是想抓我的把柄從我這兒牟利!」
洪柏堯睚眥目裂地狠盯着凌亭妍蒼白的臉,「賤人……還不快給我有多遠滾多遠!」
「滾?我為什麼要滾。

凌亭妍怒極反笑,美若幽谷瓊花,「你這說得比唱得都好聽,我可不得聽夠了本兒才走么。

「哇……干你們這行真是死皮不要臉啊!果然婊子無情戲子無義!」
「呵,戲子無義?」凌亭妍聲色極寒,「洪總怕是忘了,你的未婚妻可是叱吒娛樂圈的六金影后。
你這話是罵我,還是含沙射影罵蘇大小姐呢?」
洪柏堯氣得臉黑如鍋底,真沒想到被自己玩弄於鼓掌的女人其實是只牙尖嘴利啄人見血的鬥雞!
輕敵了!
「你說這位凌小姐企圖對你圖謀不軌?洪總,你話可不能亂說,這是污衊。
」蘇宥熙的臉色已經很不好看。
洪柏堯喉結狠狠滾動,忙表忠心,「大舅子!天地良心!我認識可妤都十多年了,我們家和您家又是世交,我怎麼可能背叛她?我對可妤的愛可一點兒不比你少!」
凌亭妍氣得眼眶泛起猩紅,她真想撕爛洪柏堯這張虛偽至極的嘴臉!
可頂着這麼張臉她能幹什麼?搞不好會適得其反!
就在兩方陷入羅生門時,蘇宥熙的手機響起,他容色淡淡地接聽。
「你好,易小姐。

來電者,是蘇可妤的經紀人易瑾。
凌亭妍心頭猛跳,如芒在背,頓覺要完。
半分鐘後,蘇宥熙臉色霎時陰沉到了底。
他結束了與易瑾的通話,用一種令人不寒而慄的目光盯着洪柏堯。
「呵,洪總,我想咱們沒什麼可聊的了。

「大、大舅子,你這是什麼態度?!易瑾和你說什麼了?是不是有什麼誤會?!」洪柏堯急得五內冒火。
​蘇宥熙此刻緩緩將凜涼的視線移到凌亭妍木然的臉龐上。
「洪總,請你帶着你的新歡馬上從這裡離開。
看見你們,我都替我妹妹覺得噁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