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少甜妻是影后》[厲少甜妻是影后] - 第9章 絕育了的公貓

凌亭妍:?!!
這厲二狗,莫不是瘋批了吧?!
凌亭妍卯足了勁兒將腳踝從男人的掌心抽離,她本想直接開門下車,奈何車門打不開,她只能將脊背緊緊貼住車門,與他盡量拉開最大距離。
「厲二少,您喝假酒了?」她滿目警惕地打量他。
「凌亭妍,你覺得我在和你開玩笑?我很閑嗎?」
厲浩瀾狹長如鳳尾般的眼角彎起,墨眸幽暗,深不見底。
「哪裡哪裡……我可沒那意思,我只是覺得您好像是有點兒病。

凌亭妍說著朝窗外努了努小嘴,「您看來都來了,您不如直接去您家醫院看看腦科,看看醫生怎麼說,我就不耽誤您早日康復了。
再見。

「嘭」地一聲——
男人一掌猛地懟在看她頭側,高岸寬闊的身軀如密不透風的囚籠將她整個禁錮在身下。
「過分了,凌亭妍。

凌亭妍冷然挽唇,「我覺得我已經很收着了,是你抗打擊能力太差了。

厲浩瀾氣血凝聚在胸臆處,眼神也變得越發偏執,「這條件你沒理由不動心。
以我對你的了解,你可沒這麼有骨氣。

「哦,原來在你眼裡我沒男人就不能活是嗎,自以為是的厲二少?」
「難道不是嗎?」
這語氣,真是侮辱性極強的輕描淡寫!
凌亭妍氣得眼眶猩紅,她做大小姐時哪兒受過這窩囊氣,這他媽什麼人間疾苦!
「厲浩瀾,你給我聽着。
昨晚的事我有苦難言,我也知道自己怎麼解釋都沒用了,但從現在開始,我,不需要任何人做我的靠山,我也絕不會為了利益而媚骨折腰,出賣自己的身體和靈魂。

除了自己,除了父母之外,天下根本就沒有所謂的什麼靠山!
免費的午餐,吃多了難道就不怕穿腸爛肚嗎?
厲浩瀾嘴角揚起絲絲縷縷的嘲諷,卻用近乎探索的目光審視着這個一臉正氣凜然的女人。
為什麼她的性格思想,言行舉止,和韓羨上報給他的信息不一致?
這完全就是判若兩人!
厲浩瀾覺得自己神思清明,看人也算準,可他此刻卻覺得自己,看不透她。
於是,內心無比躁鬱。
他討厭掌控不了的事,更討厭想拿捏卻拿捏不了的人。
她越是奮力掙扎,他反而越想把她玩弄於鼓掌之間,讓她做自己的掌中之物。
「我只是想和你談個合作,也可以說是交易。

凌亭妍其實也好奇他到底想做什麼,便暫時打消了下車的念頭,冷笑了一聲道:「既然是合作,那就該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