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龍過江》[猛龍過江] - 第3章:六個酸棗(2)

杴原本是應該拍在那人腦袋上的,拍下去的時候,那人正好往後退了一步,正好被鐵杴的邊緣從臉上掠了過去。
鐵杴的邊緣,都鋒利的像刀子似的,表大爺又是怒極出手,輪圓了來的,力氣可不小,這一下差點將那人的臉切成兩半,血呼的一下就淌了一臉,都沒來及慘叫出聲,就被表大爺跟手又一下給輪翻在地。
他這一躺下,表大爺的狠勁就上來了,手中鐵杴左一下右一下的砸,每一下都奔着腦袋去的,開始那人還叫了兩聲,兩下一砸就昏死了過去,整個腦袋就像血葫蘆似的。
幾下一砸,表大爺單手抓着鐵杴,一轉身對着那群百姓一指,怒聲喝道:「來!
誰上來我弄死誰!」
這一聲喝的,那些百姓都愣住了,表大爺這架勢,分明是玩命了,打人都往死里打了,這些百姓打打群架還可以,玩命就不至於了,許多百姓打了半天甚至都不知道因為個什麼,一看錶大爺這架勢,全都停了手。
表大爺也不傻,自己和楊幹事都受了傷,再打下去必輸無疑,雖然自己一時震住了這些百姓,可對方萬一有個二愣子率先一動手,自己兩個人今天就別想離開了,當下就一拉楊幹事,趁着百姓被震住了的當口,轉身大搖大擺的出了村,幾十個百姓硬是沒有一個敢動手的。
兩人一上車,表大爺立即發動了車子就跑,兩人也都挨了不少下,渾身都是傷,互相對看了幾眼,竟然一起哈哈大笑了起來。
表大爺直接將車開到了醫院,等表嬸得到消息趕到醫院的時候,兩人已經被裹的和粽子一樣了,就這樣,表大爺還指了指滿是血跡的衣服,告訴表嬸口袋裡有棗,表嬸拿出來一數,就六個酸棗,又聽楊幹事一說事情經過,頓時眼淚就下來了。
其實很多女人的要求都不高,僅僅是你心裏有她,就足夠了!
這頓打,挨的可不輕,表大爺和楊幹事兩人在醫院躺了個把月才下得了床,還分別挨了處分,表大爺的工資都被下調了一級,不過這事可就傳開了,兩個人打一個村,一度傳的沸沸揚揚,而且表大爺和楊幹事,也因為這事,結下了深厚的友情,等到表嬸生小三子的時候,楊幹事還將自己的一塊貼身玉牌送給了孩子。
這一塊玉牌,本來是楊幹事的護身符,到了孩子手裡後,也成了這孩子的護身符。
說到孩子,倒是有個趣事,表嬸已經生了兩個兒子了,表大爺心裏其實是想要個閨女的,結果又生了兒子,氣的表大爺名都沒給他起,就三兒、三兒的叫了大半年,上戶口的時候,才給起了名,叫楚震東,為什麼叫這名呢?
東邊是日本啊!
震懾的就是小日本,不過還別說,這個楚震東,後來在和日商做生意的時候,那當真是震的住,那個日本商人不但沒從他身上賺到一毛錢,差點連本錢都被他整光了。
只不過,他的路,走偏了,太偏!
這一點他自己也承認,2004年過年時我回家,去看他的時候,他就語重心長的說過:「老幺,你記住了,在外面無論怎麼苦,都要站直走正,有些路,一旦走偏了,就再也沒法回頭了。」
當時我還年輕,才二十多歲,還無法體會他說這句話的深意,心裏還覺得好笑,你一個社會大哥,教我走正路,不是講笑話嘛!
十來年後的今天,我明白了,他當時說這句話,一是勸誡我,二來也是對他自己踏上那條路的後悔!
他踏上這條路,完全是偶然!
如果不是因為那場大火,他現在應該和普通人一樣,朝五晚九,平凡但幸福,可那一場大火,不但使他從此走上了不歸路,也毀了另外幾個人。
這幾個人分別是王朗、李旭、范大寶、許端午、路小萌!
每一個名字,都曾響徹一方,如今卻死的死、殘的殘、坐牢的做牢,楚震東自己更是三進宮,除了李旭後來洗手落了正果,其他的沒有一個有好下場的。
他們都是楚震東的發小、兄弟,情同手足,路小萌甚至是楚震東的小舅子,如果時間可以重來,我相信楚震東絕對不會再踏上這條路,即使那把大火燒毀了王朗的家,他也一定會攔着王朗,家被毀了,總比命丟的好!
可惜,時間不會重來,這個世界上也從來就沒有後悔葯賣!
一切的一切,都從那一場大火開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