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龍過江》[猛龍過江] - 第4章:再牛逼弄死你(2)

讀書的時候,就有一次因為交不起學費,差一點輟學,還是楚震東將自己的學費給了他,回家謊稱學費丟了,被表大爺揍了一頓,又重新給拿的學費,現在黑皮在化肥廠上班,一個月也拿不了幾個錢,除了生活必用品,幾乎一分錢都不花,全都補貼家裡了,要說他拿不出買兩包煙的錢來,還真有可能。
可他相信,小汪不相信啊!
一聽黑皮老六說沒錢,頓時就將臉沉了下來,眼一翻道:「別你媽給臉不要臉,要不是東子……」
後面的話還沒說出來,楚震東就笑道:「小汪哥,他家的情況我了解,他是真沒錢,要不這樣,我去給你買兩包煙。」
按理說,楚震東都這樣說了,這兩包煙小汪當然不能要,找個台階下就算了,可小汪今天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錯線了,不但沒答應,還一伸手就將袖子捲起來了,說道:「東子,不是你汪哥不給你面子,這小子不上道,你一邊去,沒你事了,我今天不把他卵蛋打出來,我小汪也別混了!」
說著話,手就伸出去了。
楚震東當然不能讓他打,急忙往中間一攔,說道:「小汪哥,別介啊……」他光顧着攔了,卻忘了小汪的手已經伸出來了,也沒來及躲,啪的一聲,被一巴掌直接扇到了臉上。
氣氛頓時凝固了,幾個人全都一愣。
黑皮老六沒想到楚震東會替自己挨一巴掌,楚震東自己也沒想到會挨一巴掌,小汪根本就沒想打楚震東,打了楚震東之後也愣住了。
他們愣住了,有一個人可沒發獃王朗!
王朗從後面就是一腳,踹在了小汪的腰上,直接將小汪給踹倒在地,上去就踢,一邊踢一邊罵:「操!
給你點逼臉了是吧?
恬着個臉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今天就踢死你個B養的。」
這傢伙看起來笑眯眯的很和善,可一發起狠來,完全就是個瘋子,兩眼冒光,整個表情都是扭曲的,每一腳都對着小汪的腦袋上踢,幾腳一踢,小汪就成豬頭了,倒是楚震東上前攔住了王朗,不然看王朗的勁頭,根本就沒有收手的意思。
王朗一被攔住,小汪就爬了起來,手一指王朗罵道:「王朗,你他媽給我等着,這事沒完!」
嘴裏說著狠話,腳下卻開始溜了,他十分清楚,真要打起來,黑皮老六就算不動手,也會拉偏架,楚震東可是絕對敢動手的,他一個人肯定不是三個人的對手,好漢不吃眼前虧,先溜了再說。
可壞事就壞在他這句狠話上了!
本來被人打了撂句狠話,是小混混們的習慣,可王朗卻當真了,一聽小汪說這事還沒完,頓時就急眼了,一下掙脫了楚震東,伸手摸了塊斷磚對着小汪就砸了過去,口中罵道:「還你媽牛逼,再牛逼弄死你!」
也是湊巧,這一磚頭,正好砸在了小汪的腦袋上,頓時血呼的就冒出來了,瞬間流淌了一臉,小汪掉頭就跑,哪裡還敢停留,一邊跑一邊捂着頭喊:「王朗,你他媽死定了!」
王朗還想再追,又被楚震東攔住了,畢竟小汪是個混混,還是王波的人,得罪狠了,以後沒法打圓場,就這麼一攔一抱,抱住了王朗,讓小汪跑了。
小汪跑了之後,楚震東就問起了黑皮老六,小汪為什麼打他,黑皮老六將事情一說,根本就不叫個事,就是兩人走路走對面,小汪故意撞了一下黑皮,然後還找黑皮老六的麻煩,楚震東本來還覺得王朗剛才有點過的,聽黑皮老六這麼一說,也覺得小汪該打了。
三人正說著話,許端午和李旭也來了,許端午和楚震東也是發小,白面書生型的,文文靜靜的,還有點近視,和王朗有點不對付,兩人喜歡過同一個女孩子,後來那女孩子卻選擇了另外一個人,許端午一直認為是因為王朗在裏面搞鬼,那女孩子才疏遠了他。
而李旭的爸爸則和表大爺是好朋友,算是世交,不過這傢伙是個話嘮,特愛吹牛逼,一吹起牛來唾沫橫飛,天上地下逮什麼吹什麼,有一次摔跤磕掉了一顆門牙,硬說是打架打的,後來鑲了一顆金牙,一吹起牛來金牙直閃,大夥都叫他金牙旭。
五人剛一湊齊,王朗還沒將剛才痛打小汪的事炫耀完,就聽見一個惡狠狠的聲音響了起來:「他還在那裡,哥幾個,給我往死里打,出了什麼事情,我扛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