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龍過江》[猛龍過江] - 第7章:釘子出面

老標子好找,他家飯店就開在油泵廠門口,他現在不怎麼混事了,地盤都讓心腹釘子打理,每天就在飯店裡應酬,客來客往的都很客氣,暫時手頭緊張的,賒欠着也行,反正也沒人敢不還他錢,他與人方便,大家也都願意捧他的場,情願多走幾步也到他飯店去消費,再加上油泵廠里的工人,生意好的不得了。
當下楚震東兄弟五個就去了,一到門口,嗬!
好傢夥,這才上午十點,已經客滿了,裏面人聲一片,老標子正挨桌的打着招呼,嗓門最響。
一個人之所以能出名,一定有其過人之處,比如老標子,也絕對不僅僅是為人仗義這一點就成為老大的,鬧哄哄的飯店之中,楚震東兄弟幾人剛一走進飯店,老標子就看見了他們,眼觀六路這個本事,混社會的人一定得掌握,不然什麼時候被人打死了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一看見楚震東,老標子就走了過來,離的老遠就哈哈大笑道:「東子,你怎麼來了?
你爸沒來?」
關於老標子和表大爺拼酒的故事,很多人都知道,聽老標子這麼一喊,立即就有人起鬨了起來,「怎麼?
標爺這是酒蟲發作了吧!
等會來桌上喝兩杯?」
老標子哈哈大笑着一揮手:「行!
等着,一會來!」
一邊說話,一邊已經走出了飯店,轉頭看了看,見表大爺確實沒來,臉上露出一絲失望的表情來,隨即一轉頭對楚震東笑道:「你爸沒來也行,等會我叫後廚炒兩菜,你陪叔喝兩杯,這你幾個兄弟吧?
一起進來。」
俗話說的好,老子英雄兒好漢,表大爺酒量很大,楚家兄弟三個酒量都不小,老標子和表大爺喝酒的時候,楚震東也經常會陪幾杯,喝酒這事,在表大爺家不忌諱。
可楚震東哪有心思陪他喝酒,急忙說道:「標叔,我來找你,是有事找你幫忙的。」
老標子是什麼人?
那是社會大哥!
眼力價是絕對有的,一見幾個孩子的表情,頓時就明白了,正值熱血青春的少年,來找他能有啥事?
肯定是和人打架了唄,對方一定還是個混混,找他出面說情來了。
當下老標子就將臉一沉,說道:「你們幾個,年級輕輕的,幹什麼不好,學人家打架混社會?」
楚震東一聽這語調,就做好了準備接受長篇大論訓話的準備,誰知道下一秒老標子直接將話鋒一轉,問道:「是打贏了還是打輸了?
要是打贏了,那就算了,我跟對方打個招呼就好,要是打輸了,去找釘子,叫釘子給你攏幾個人,再去打回來,不打贏了別來煩老子。」
楚震東一愣,隨即喜道:「打贏了,還連贏兩次!」
接着就將怎麼和小汪發生衝突的事情說了一遍。
楚震東一說完,老標子就樂了,伸手「啪」的一巴掌拍在了楚震東的肩頭上,老標子手勁奇大,楚震東又一點防備沒有,這一巴掌差點將楚震東給拍趴下。
隨後老標子就哈哈大笑道:「贏了就好,先進飯店,我讓後廚炒幾個菜喝幾杯,給你們慶祝一下,等會釘子會來,讓他去和王波說一聲,王波這點面子還是會給我的。」
楚震東一聽就明白了,今天這頓酒是跑不掉了,看來老標子的酒癮確實是犯了,當下也不推辭,答應了一聲,小哥五個進了飯店,客滿肯定沒桌子,就直接進了後廚,在後廚收拾了一地方,廚師幾個菜剛炒好,老標子就招呼完客人進來了,臉色已經有點紅了,看樣子已經喝了不少。
可老標子興緻很高,招呼幾人坐下,繼續開喝,老標子的輩分在那,黑皮幾個開始還有點拘謹,好在老標子一點架子不端,喝着喝着也就放開了,楚震東酒量可以,金牙旭也能喝點,許端午不行,一杯下肚,臉就紅的像個大姑娘似的,王朗也不咋的,幾杯酒一喝,一個勁的嘿嘿傻笑,倒是黑皮老六,一杯接一杯,頗有酒量。
幾人正喝着,後廚門一開,走進來一個壯實的青年,身材不高,也就一米七掛點零,看年紀不到三十歲,剃着軍警頭,穿着件白襯衫,外面罩了個黑色的馬甲,腋下夾了個小皮包,西褲筆直,腳下踩着錚亮的皮鞋,一臉的精明幹練,一看就是混的相當不錯的類型。
這個人當然是老標子的心腹釘子,用現在的目光看,這一身肯定落伍了,但在當時,這一身裝扮那可算是潮流前線,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