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龍過江》[猛龍過江] - 第7章:釘子出面(2)

別是馬甲,都是大城市的青年才穿的玩意,在小縣城裡,肯定扎眼。
釘子一進後廚,就笑道:「我說標爺今天怎麼沒在外面陪客呢!
敢情後廚還有酒局。」
一邊說話,一邊自己拿了酒杯板凳往桌邊一坐,摸起酒瓶就給自己倒了一杯,搞的和在自己家廚房一樣,一點也沒拿自己當外人。
老標子笑道:「釘子,你來的正好,這是楚哥家的三兒,叫東子,來,你們兄弟喝個認識酒,等會你親自走一趟,去幫東子把小汪的事情給擺平了。」
釘子也是社會人,一點就透,聽老標子這麼一說,看了一眼楚震東,嘿嘿笑道:「我剛才在街上就聽說小汪被幾個剛出道的給修理了,敢情就是你們幾個啊!
行啊!
贏的漂亮,有楚爺風範,小汪那龜孫,就是個欺軟怕硬的貨,等會我帶你去找他聊聊就好,來,先走一個。」
說著話,酒杯就端了起來。
由於表大爺交遊廣,又愛喝酒,家裡酒局常設,上至高官,下到混混,什麼樣人都有,楚震東對酒桌上那一套早就熟悉了,當下就起身道:「那就麻煩釘哥了,我先干為敬。」
一句話出口,頭一仰一杯酒就灌了下去。
釘子也將酒喝了,酒杯一放,嘿嘿笑道:「說實話,小汪這個檔次的,還不夠格讓我去說情,隨便傳個話就行了,標爺卻讓我親自去辦,我一開始還納悶,以為是王波在小汪後面撐腰,現在明白了,原來你小子能喝酒,哈哈!」
老標子也哈哈大笑,也不顧輩分,主動邀黑皮老六喝了起來,其餘幾人也紛紛端杯,爺幾個喝了起來。
由於等會還要去找小汪,老標子也沒敢讓大家多喝,酒足飯飽之後,釘子拿了一摞錢給老標子,都是各個場子上交的,那個時候,保護費不是強制收的,都是一些商家主動給的,老標子地盤上的一些桌球室、溜冰場,以及新興的歌舞廳這些場所,都是年輕人比較喜歡聚集的地方,年輕人一多,難免會出簍子,一打架什麼的,會影響到商家的生意,各個商家為防止這些事情出現,就主動掏些錢出來交給老標子,出了事情,老標子的人會替他們將事情平了,這就是最初的保護費。
但老標子沒要,只是看了一眼,就隨手丟給釘子了,說道:「我這個飯店賺的,夠吃夠喝了,這些錢就分給手下的兄弟吧!
以後這些事,你打理就好,我年紀慢慢大了,這些事不想管了。
你啊!
也別老單着,老大不小了,存點錢,娶個媳婦做點生意,走個正路吧!
以前咱們打打殺殺,是因為窮,現在日子一天比一天好過,瞎混個JB。」
釘子也沒說什麼,點了點頭,將錢收了起來,對楚震東一點頭道:「走着!
哥帶你們去找小汪去。」
老標子也對楚震東道:「東子,你們跟着釘子去,不用怕,沒什麼大不了的事,說開了就好。」
楚震東點了點頭,起身帶着小兄弟幾個,跟在釘子身後就出了飯店,出了飯店風一吹,酒勁就散了點,釘子就問起楚震東等人怎麼和小汪結的仇,金牙旭嘴皮子最利索,當下巴拉巴拉的說了一遍,像釘子這種經常打架的老手,一聽就知道小汪沒多重的傷,拳打腳踢的能打多重呢!
就算王朗砸了小汪一磚頭,也就是頭破了點皮而已,腦袋可是人體骨骸最堅硬的部分,當下也就沒當回事。
釘子和老標子一樣,只認為小汪翻不起什麼風浪,可他們卻忘了,時代在改變!
改革開放的新風,吹來了大量金錢財富的同時,也引起了許多人內心深處的貪婪!
人心,隨着變了,而他們心中的江湖,也正在暗流涌動!
釘子在街上的人面,可不是一般的熟悉,隨便抓了兩個小混混一問,就知道了小汪的去向,小汪在被楚震東幾人打了兩次之後,被送去了人民醫院,人沒什麼大礙,簡單包紮了一下,已經出院了,正帶着十幾個兄弟,到處找楚震東幾個呢!
現在大概找到露天電影場的位置了。
那時候誰家辦喜事,為示慶祝,會放一場露天電影,城裡一般沒那麼大地方,都在烈士陵園的旁邊,時間久了,那邊就成露天電影場了,縣裡有時候會安排一些文藝活動,也會在那裡舉行,久而久之,就成了年輕人喜歡聚集的地方。
當時誰也沒有想到,這個露天電影場,就是血腥殺戮的開始之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