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一凡夫》[末世一凡夫] - 第9章 百鳥朝鳳

張天賜所在的樓是L8,正北面相鄰的就是L7,1204朝南,向陽,1203朝北;第一波的坑就是在L8與六之間的空地上挖的,中間也有喪屍騷擾,零星的不多,喪屍病毒爆發的時候在早上六點左右,大部分人其實是還沒出門的,也就是說大部分喪屍應該在樓道,而且感知的範圍其實並不廣。

張天賜覺得得先埋一波,這一小塊草坪差不多60平,雖然一個坑不過一平多點,還有要回填得土呢,張天賜還是機智得選擇了隔一個坑的位置挖一個坑,土回填之後,再進行第二波挖坑;

「哥,他這是在幹什麼呢?挖了兩個多小時了,才挖了26個坑,做陷阱嗎?」L7號樓506房間裏面,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問哥哥。

「一他不慢,以前在部隊裏面,單兵坑比他這個小,工兵鏟也比他的這個鐵杴好使,最快的速度是3分鐘,他挖一個坑在四分左右,已經很快了;二他沒有休息過,兩個小時大太陽下這種強體力勞動,看上去沒有太疲憊,身上沒有軍人的味道,應該是覺醒的超能者;三這個坑深度不夠,不確定能不能防喪屍,更像是」哥哥有點猶豫,實在是自己的猜測雖然在情理之中,卻很不符合現在的情況,完全不能理解,或者說接受。

「像什麼?」

「像墓坑」

「···」少年第一反應是哥哥怕不是在開玩笑,可是他知道哥哥很無趣,從來不開玩笑,末世的第一天,少年恐懼過未來,幻想過自己在喪屍世界大殺特殺,從來沒有考慮到過要把他們安葬。

兄弟倆的猜測很快就得到了證實,張天賜拖着樓道里的屍體一個個放在挖好的坑裡,然後,然後填上土,埋進去之前,張天賜會先看看屍體身上有沒有能證明身份的物品,然後就用路牙石、橫刀簡單做個墓碑姓名,性別生卒年月,如果沒有的話只能是無名氏和性別,死亡年月了。

張天賜在挖坑埋人,一群倖存者在圍觀,看着一座座新墳在小區里立起,這個時候已經不能嫌棄墳離得近了,明明已經是末日了,為什麼還要做墓碑埋葬他們,感染者那麼多,埋得過來嗎?人們不太理解那個年輕人的想法,就這麼看着他挖坑,看着他埋人,他不休息,倖存者也就一直看着。

哥哥名叫阮泰,他在陽台也看了很久,他是一名退伍一年多點的軍人,複員令他也收到了,可是他卻不知道該怎樣去執行那樣一份命令,他不是曾經的特種兵,也不是兵王,軍隊訓練的時候沒有特別突出,也沒有做過英雄,大部分時間在訓練,最近的一次南海衝突他也沒趕上,高中畢業入伍,五年的軍武生涯帶給自己的除了體格,貌似也沒有剩下特別稱道的地方。

末世來臨,他一樣慌張,一樣擔憂着遠方的父母親的安危,面對喪屍他一樣害怕,他知道自己徒手甚至說手持冷兵器也不一定能活下來,他還有個弟弟,多好啊,末日的時候還有親人在身邊,多好啊,我不能逞強做英雄是因為我還有個弟弟要養活,多麼完美的理由,可是終歸是不能騙過自己的內心,他確實是怕了,內心軟弱,害怕,沒有勇氣面對喪屍,事實上徒手搏鬥大概率也是五五開,也就是同歸於盡自己單挑能弄死一個喪屍,卻沒本事做到無傷,可是換命完全沒有意義啊,這才是第一天,等待救援才是最好的。

阮泰當了五年兵,對現在喪屍的情況以及軍隊的戰鬥力有清晰的對比,現在喪屍並沒有超出正常人常規徒手格鬥廝殺的戰鬥力太多,悍不畏死也好,無痛無覺也好,甚至說感染性極強,只要還是肉體凡胎,就不可能是成建制有準備的軍隊的對手,目前了解到的初始感染群體,感染比例是隨着年齡遞增的,也就是說對於軍隊來說,感染比例並沒有那麼大,各大駐軍的位置一般也遠離市區,**系統可能失去了系統性戰鬥能力,但是軍隊是一定保有戰鬥力的,有限通訊沒有斷,原始短波長波通訊體系還在,軍隊的更高級的通訊方式應該也沒有問題,在通訊系統沒斷的情況下,軍隊是不會喪失戰鬥力的。

正是因為對於軍隊戰鬥力的信任,所以現在最好的方式是固守待援,喪屍的力量還沒有超出理解,感知範圍也有限,保持安靜的情況下,吸引喪屍的概率並不大,一兩個喪屍推開門的可能性也不大,水電通訊都沒問題食物充足的情況下,呆在家裡才是最優解,為什麼要冒險去殺喪屍,雖然沒有具體了解過樓下年輕人的能力,但是觀察了好幾個小時,對他也有比較清楚的認知,依然是碳基的肉體,沒有超脫凡俗的驚艷實力,弓箭射的准,動作快了點,體力好了些,但是依然很危險啊,在空曠的地形里,十隻喪屍撲過來就會很危險了。

張天賜埋了26具屍體,繼續挖坑,滿身血污,手心磨得酸疼,雖然帶着那種漏指的運動手套,第一次做這種體力活,還是有點累,有點難受。

「在老家給人打坑可比這個費勁多了,現在手藝都有點不行了呢」張天賜滿腦子跑火車,身體很累,又能堅持,總是不至於精疲力竭,每當自己累的感覺受不了的時候,咬咬牙,身體就會有一股力氣生出來,支持着自己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