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爺家妻A炸了》[墨爺家妻A炸了] - 第4章

第4章
趙夫人怒視着阮家夫妻:「昨天我們在酒店見面,不是已經說好了嗎?
雅雅還是我們的女兒,我們同意雅雅和你們不定時見面,為什麼雅雅還要說離開我們?
你們又對她說了什麼?」
在她看來,雅雅 這麼好,阮家人就是想和他們搶孩 子。
可她怎麼會允許,又怎麼捨得雅雅 離開他們?
阮父一陣無措,阮母連連擺手:「沒有,我們什麼也沒有說,夫人您別誤會。」
她這樣說著,眼珠子暗暗朝阮玉糖那邊瞟。
趙夫人順着她的視線看過去,又看見了沉默的阮玉糖 ,她頓 時有種莫名的厭煩。
不耐地皺了皺眉,趙夫人的眼神犀利如刀,沉聲質問:「是你?
是你對雅雅 說什麼了是不是?」
阮玉糖沒說話,她只是沉默地看着趙夫人。
趙西雅哽咽道:「媽媽,不是阮小姐,她沒和我說什麼,是我自己。」
她雖然滿臉悲傷,但是目光清澈,語氣堅定:「媽媽,雅雅雖然捨不得你和爸爸,但是,阮小姐才是您和爸爸的親生女兒,雅雅打算回阮家去。
只是……雅雅想你們的時候,希望阮小姐同意讓雅雅回來看望你們!」
趙夫人驚呆了,驚慌地看着趙西雅 。
趙沛然也沉聲道:「雅雅,胡說什麼呢,我們不是說好了嗎,你永遠是趙家的女兒,誰要是敢讓你離開趙家,就是趙家的敵人!」
說著,他冷冷地瞥了阮玉糖的方向一眼,眼神滿是警告。
趙夫人也回過了神,道:「雅雅 ,在爸爸媽媽心裏,只有你一個女兒,除了你,爸爸媽媽誰也不要!」
趙夫人目光決絕,如果會失去雅雅,那麼,她寧願沒生過那個孩子,絕不會叫她回來傷害到雅雅。
阮家夫妻不發一言,心中卻得意極了。
但是,該唱的戲還是要唱。
阮母道:「先生,夫人,雖然您二位疼愛雅雅 ,可是……糖 糖也是你們的孩子啊,我們是想着,兩個孩 子換回來,也不影響兩家走動…… 」
「你怎麼能出爾反爾?」
趙夫人一聽,就急了,憤怒地瞪着阮夫人,一把將趙西雅藏在身後,生怕趙西雅被人搶走一般。
她副母雞 護崽的模樣,換作任何時候,都能彰顯母愛的偉 大。
可是,阮玉糖臉上卻一片漠然之色。
她黑眸似漆,將眼前的一幕幕深深映入眼中,記在腦海,永世不忘 。
「我、我不是那個意思……」阮母一邊搖頭,一邊滿是疼惜 地往阮玉糖 那邊看去,似乎她做這一切,都是為了阮玉糖。
趙夫人卻彷彿明白 了什麼,她大怒道:「不是那個意思 ?
你不是那個意思是哪個意思?
我可告訴你們阮家,我們趙家只要雅雅 ,別人休想進我們趙家門兒!」
阮夫人一臉無措地低下頭,將眼底的狂喜掩去。
阮玉糖嘲諷地勾了勾唇,突然開口:「趙夫人不必擔心,你就是用棍子打,趙西雅都捨不得離開趙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