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爺家妻A炸了》[墨爺家妻A炸了] - 第5章

第5章
阮家夫妻將她養大,視她如親生,可是她卻只是為了趙家的榮華富貴,就六親不認,這般冷酷無情,真是叫人心寒。
再看雅雅……他們雅雅善良溫柔,那個白眼狼給她提鞋都不配!
兩相一對比,他們根本就不用選擇。
「我送方姨去醫院。」
趙明爵對父母說一聲,就帶頭朝外走去。
路過阮玉糖身邊,他目光冰冷地掃了過來:「你跟上。」
阮父在趙西雅的幫助下,已經將阮母背了起來,跟在趙明爵的身後往外走。
阮玉糖也不打算再在阮家多留,跟着朝外走。
而就在即將出門的時候,趙西雅卻是眼中精光一閃,高跟鞋突然一歪,整個身子都朝一邊倒去。
「雅雅小心!」
趙夫人看到這一幕,不由驚呼一聲。
而趙西雅的手下意識地一陣亂揮,突然,『撕拉——』
阮玉糖的裙子被撕破一大片布料。
趙西雅手裡握着撕下來的一大塊布料,目瞪口呆地看着阮玉糖裸露出來的那塊皮膚。
白皙的皮膚上,滿滿曖昧的痕迹,簡直不忍直視。
「阮小姐,你,你昨天晚上……」
趙西雅似乎是被嚇壞了,獃獃地呢喃出聲。
「雅雅,你有沒有事?」
趙夫人和趙沛然這時也都急匆匆地跑上前來,前面的趙明爵也停下腳步轉身看過來。
「爸爸,媽媽,我沒事,可是阮小姐她……」
順着趙西雅的視線,趙家眾人都看到了阮玉糖身上的那些難看的痕迹。
所有人都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趙沛然和趙夫人的臉色瞬間無比難看,趙夫人更是一把捂住了趙西雅的眼睛:「雅雅別看,臟。」
趙西雅把頭埋在趙夫人的懷裡,愧疚地說:「媽媽,都是我的錯,要不是我腳崴了一下,不小心抓破阮小姐的衣服,也不會……」
「雅雅,這怎麼能怪你?
是她自己不檢點,大學還沒畢業,就、就——」
『就玩這麼瘋』的話,趙夫人說不出口,可是,她看向阮玉糖的眼神不禁十分厭惡。
趙沛然也沒眼看,趙明爵的臉上的厭惡之色更是不加掩飾。
趙西雅從阮夫人懷裡抬起頭,道:「媽媽,我上樓給阮小姐拿一件衣服,不管怎麼說,都是我撕破了她的衣服。」
她說著就往樓上走。
可是突然,阮玉糖出聲:「等等。」
趙西雅轉身,狀似不解地看向阮玉糖,她以為,她會從阮玉糖的臉上看到慌張和羞恥,以及狼狽。
可事實上,阮玉糖的臉色卻是一片平靜,就宛如眼前這不堪的事情,並不是發生在她的身上。
趙西雅不禁微微瞪大了眼睛,世上怎麼會有這種人?
她都不覺得難堪和羞恥嗎?
她是怎麼想的?
怎麼能如此平靜?
她為什麼如此平靜?
「你剛剛崴到腳了?」
阮玉糖聲音很輕,還有些冷。
「我、我沒事,只是不小心把你衣服弄壞了,阮小姐,要不你跟我一起上樓……」
「不必了。」
阮玉糖打斷她,卻已經走到了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