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爺家妻A炸了》[墨爺家妻A炸了] - 第9章

第9章
說到這裡,老頭兒的臉色複雜至極。
「那你還等什麼?
快教布布修習啊,難道要等毒發嗎?」
林艷艷暴躁地吼道。
「林奶奶你不要生氣,布布一點也不疼。」
布布也知道自己做錯了事,小臉上滿是歉疚。
「林奶奶,爺爺,冷爺爺,媽媽,布布以後再也不亂吃東西了。」
小姑娘用濕漉漉的眼睛討好地看着他們。
阮玉糖摸了摸孩子的頭,現在不是責怪她的時候,她只是道:
「布布知道錯了就好,下次千萬不要做這種危險的事了好嗎?」
布布乖巧地點頭。
阮玉糖揉了揉她細軟捲曲的髮絲,轉頭對大師父道:「大師父,事已至此,您就救救布布吧。
我會好好引導她,將來一定不讓她利用邪醫傳承惹出麻煩。」
瘦小老頭兒再次抹了把額頭上的冷汗:「不、不用我教了,你們以為那毒丹是什麼?
那是沾之即死的毒藥啊,小布布吃下去這麼久還沒事,只能說明一個事實,那就是小布布已經學了那套邪醫心法。」
阮玉糖:……
眾人:……
布布對上一雙雙眼睛,乖巧地道:「媽媽,我看到那幾個小人兒很有意思,就照着上面的小點點玩了個遊戲,可好玩了,媽媽你看。」
布布從睡衣口袋裡掏出一個玉雕的人形玩偶,那玩偶的身上畫滿了密密麻麻的穴位和筋絡運行路線。
看上去就像複雜的幾何圖。
阮玉糖瞪大了眼睛:……
「媽媽,布布很好,布布喜歡這個遊戲,你讓布布天天玩好不好?」
小姑娘討好地看着阮玉糖。
眾人:……
「天意啊,這樣的天縱奇才,千年難遇……」
大師父不由的驚嘆出聲。
他看向阮玉糖:「糖丫頭啊,小布布恐怕暫時不能跟你走了,她得留在老頭子我的身邊,我要教導她。」
這老頭兒居然一副摩拳擦掌的模樣。
阮玉糖的心不由一抽,事已至此,她已經沒有退路,和布布分離,似乎成了必然。
「布布,媽媽本來打算要帶你和哥哥離開蓮花村,去別的地方生活。
可是現在,你暫時只能留在爺爺奶奶們這裡,和媽媽還有哥哥暫時分開。」
阮玉糖撫摸着女兒的小臉,心疼充滿不舍。
布布明顯愣了一下,但是轉眼就乖巧地點了點頭:「媽媽你和哥哥先走,等我學好了,再去找你們。」
居然沒有不舍。
阮玉糖委屈了。
她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布布。
布布看了她一眼,張開小手撲進她懷裡:「媽媽,布布闖禍了,嗚嗚。」
她把小臉埋進阮玉糖懷裡抽泣。
阮玉糖心都要碎了,一瞬間甚至有種她就留在蓮花村,或者帶着女兒一起走的衝動。
可是理智回籠,她就明白,自己沒有選擇。
「糖丫頭,孩子大了,總要有自己的方向。
小布布選擇了這條路,咱們就要支持她,有我們這幾個老傢伙在,一定能照顧好小布布。
我們就是捨不得小帆船~」
說著,老頭兒就抹起了眼淚。
阮玉糖看看老的,又看看小的,一時間不知道要先哄哪個好了。
布布這麼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