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親,我爹是誰?》[娘親,我爹是誰?] - 第3章 隱情,驚艷眾人(2)

,說道: ”我自是給老夫人備了壽禮,也必定會獻給老夫人。這點就不勞夫人費心。 ”

她的語氣疏離冷淡,讓想要跟她套近乎的楚氏,頓時吃了個閉門羹。

但楚氏還是強作鎮定,面上掛着和善的笑: ”如此便好。既然來了,那趕緊坐下吧,別光站着說話。 ”

說著,她將目光投向慕清月身邊的慕子軒: ”孩子估摸着該餓了,趕緊坐下用膳,別餓着孩子。 ”

慕子軒卻是直接躲到了慕清月的身後,看向楚氏的眼神中滿是嫌棄。

楚氏的笑容有些僵硬,心中更是充滿不悅。

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子!

這小屁孩子跟慕清月一個德行!

都是這麼的討厭!

抬頭看向慕清月時,楚氏的臉上再次掛上了和藹的笑容: ”清月,走,去裏面坐吧。 ”

楚氏說著,伸手便要來扶慕清月的胳膊,但被慕清月直接躲開了。

慕清月微微往後退了一步,目光越過楚氏,看向了站在台階上的慕啟賢。

”夫人你如此熱情的邀我進去,這不是明擺着和丞相大人過不去么? ”慕清月嘲諷道, ”丞相大人可是很不歡迎我呢。 ”

慕啟賢聞言,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

在對上慕清月那雙清亮的眸子時,他更是從她的眼神中,感受到了濃濃的恨意。

再看看在場的其他賓客,大家均是一副看好戲的樣子,讓慕啟賢覺得很是難堪。

”沒錯!我丞相府的確不歡迎你這逆女! ”慕啟賢冷哼着說道, ”你最好識相得乖乖離去!以後也別再踏進我丞相府半步! ”

瞧瞧她這位親爹,對她是多麼的深惡痛絕。

再看看那位丞相夫人,表現得是多麼的遺憾又惋惜。

一個當惡人,一個當好人,當真是夫妻呢!

慕清月不屑冷笑,揚聲說道: ”我還不稀罕你這丞相府!我今日回來,是給老夫人祝壽。 ”

說著,她回頭看向府門口: ”把東西抬進來。 ”

話音剛落,便見兩名魁梧男子,抬着一口大大的紅木箱子,從外面走了進來。

在眾人好奇的目光注視下,兩人抬着箱子來到慕清月的身邊。

懶懶地看了眼,慕清月吩咐道: ”把箱子打開。 ”

兩名男子趕忙將箱子打開,頓時間,一道道絢爛的流光溢彩傾瀉而出。

即便是白天,也能感覺到一道道絢麗的光芒閃爍着。

只見那隻紅木箱子里裝的,幾乎全是貴重的金銀珠寶,甚至還有一些有價無市的古董。

頓時間,所有人都驚呆了,難以置信地看着慕清月。

這位慕大小姐失蹤的五年間,都經歷了些什麼?

沒想到出手竟是如此闊綽,給老夫人的壽禮如此的昂貴。

”老夫人,這是清月給您的壽禮,一點心意,還請老夫人不要嫌棄。 ”慕清月恭敬地沖老夫人說道。

這麼貴重的壽禮,怎麼可能會嫌棄?

老夫人趕忙道: ”清月你有心了,你能回來,就是給我最好的壽禮。 ”

慕清月微笑不語,目光淡淡地掃過慕啟賢,見慕啟賢的臉色陰沉難看得要命,她便覺得心情舒暢。

她今日前來只是想告訴眾人,她慕清月回來了!

至於當初的那些賬,她之後有的是時間慢慢清算!

該要的效果已經達到,慕清月不準備再待下去。

”老夫人您身體康健,清月也可放心離去。老夫人,清月告辭。 ”

說著,她朝老夫人欠身行禮後,牽着慕子軒的小手,轉身便往府外走去。

卻是在忽然,她又轉身看向慕含煙等人: ”二妹,當年你們說的那片樹林里,真的有千年人蔘。只不過,你們把我關在府外不許我進去,以至於那支千年人蔘被玷污我的那人給奪去了,不然,我便可以將人蔘獻給老夫人。 ”

一番話宛若驚雷投擲在人群中,讓眾人瞬間怔住了。

難道當年慕大小姐未婚先孕一事,其實另有隱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