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愛痞子》[偏愛痞子] - 第8章 藏嬌

沈季涵看他這樣就是有意躲避這個問題,不再追問,移開視線後,看到他捂着的肩膀,問:「傷口怎麼樣了?」

「沒事。」 紀銘生若無其事地放下手,傷口冒出的血已經沒有那麼多了,只隱隱還往外滲着一點。

久不聽到外面有動靜,沈季涵打開一條門縫往外看去,巷子里空蕩蕩。

「現在外面沒人,你要回家嗎?」

紀銘生沉默了一下,搖頭,「不,我今晚不回家了。」隔了一會,又解釋:「現在外面正在找我。」

沈季涵想想也是,現在回去說不定更危險,也許會把那些人招來家裡。

沈季涵略有擔憂地說:「那你現在有地方可去嗎?」

紀銘生不開口,就看着她 ,沉默。

沈季涵看他看着自己,且等不到回話,以為他是沒有地方可去,等着自己開口挽留,說:「要不你就在這裡先獃著吧,這是我家的老房子,前幾年才搬出去的,水電都沒斷,應該還能住人。」

紀銘生其實還是有地方可去的,只是他想看看沈季涵怎麼辦,既然她這樣說,紀銘生也不想推辭了。

紀銘生對着沈季涵揚着眉毛,勾勾嘴唇壞壞一笑說:「好啊!」

沈季涵有些無語地看着他,又來,都什麼時候了,還是這樣。

帶着紀銘生往裡走,穿過客廳,來到二樓的小閣樓。這座房子用的也是那種自家燒制的灰黑的青磚蓋的,但建得比之前那個房子晚得多,是二層小平房樣式,一樓是客廳,廚房,還有一個是沈季涵爸媽以前住的房間,二樓就兩個小房間,分別是她和弟弟住。

沈季涵帶着紀銘生來到自己以前的房間門前,說:「這是我以前的房間,今晚你就先在裏面住吧。」打開門裏面撲鼻而來一種長久缺少人氣,空氣久滯的氣息。

紀銘生環顧了下沈季涵的房間,裏面東西很少很簡單,就一張床,一個衣櫃 ,一張書桌外加一把椅子。牆壁是青磚裸露的灰黑色,沒有粉刷,靠窗的那一面牆上貼了一圈的海報。

沈季涵讓紀銘生先站住,自己從柜子里拿出了一張席子和一塊舊毛巾,走去衛生間接水出來隨便擦了一下床,邊鋪席子邊說:「這邊只有席子,這麼熱的天也用不上被子吧。」

就這一會,沈季涵自己就出了一身的汗。

紀銘生心情微妙地看着沈季涵為自己忙進忙出的樣子鋪床鋪的樣子,看到她熱出的汗又有點動容。

走近正站在床尾整理床鋪的沈季涵身邊,伸出沒受傷的右手把沈季涵垂下的頭髮撩起掛到耳後,放手的時候手指不小心碰了下她嫩滑小巧的耳垂,收手後忍不住來回捻動手指感受那個觸感,邊懶洋洋地回回:「不用,你也別忙活了,老子沒那麼講究。」

沈季涵被他的動作弄得耳朵微微紅起,看了紀銘生一眼,他額上胳膊上仍掛着汗珠,皺了下眉,洗乾淨手後,從柜子里再翻出一條新毛巾,扔給紀銘生:「新毛巾,你擦擦汗,今晚洗漱也用它。」

紀銘生接過毛巾沒有急着用,向她勾勾手。

「嗯?」沈季涵疑惑地接近。

「再近點。」

劈頭蓋臉就是一塊毛巾罩過來對着自己的臉上和脖子一頓揉搓。

沈季涵掙扎着擠出話來:「放……放開,我的頭髮。」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