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婦逆襲:侯府小姐不好惹》[棄婦逆襲:侯府小姐不好惹] - 第5章 最好的依仗

雲舒一心想避開齊元昭,畢竟現在還沒有辦法平靜地面對他,卻沒想到,齊元昭已經對她起了疑心。

雲舒捧着茶杯定了定神,想到剛剛眾目睽睽之下,那人瞬間就離開了,恐怕是難得的高手,「春迎,剛剛那位老人可是你們找來的?」

春迎也是詫異,「不是的小姐,我們需要個由頭拖住馬車,他恰巧就出現了。剛剛馬車內發生什麼事了?」

「世界上哪裡有那麼多恰巧的事,我猜是有人安排的」,雲舒放下茶杯摸了摸脖子,還好沒有破皮,「剛剛有人進了馬車,拿着匕首威脅我去那筆墨鋪子。」

「小姐沒事吧?」春迎急得跺腳,「小姐怎麼不早說?剛剛就應該請黃大人把那賊子拿住,關進大牢去!」

「黃大人一介文官,身邊的隨從也打不過那人的。如果那位老人真是那人故意安排的,他定是早都想好了脫身之策,去筆墨鋪子也只是個幌子罷了。」

「小姐,會不會是我們想多了?」春迎還是有點不敢相信,一個賊子,怎麼算得這樣精準?

「查證一下不就知道了?」雲舒挑了挑眉,她也想知道真相,「你去剛剛的醫館問清楚,看那位老人有沒有看大夫,是什麼時間離開的?」

「小姐,我先隨您回去」,剛剛如此驚險,春迎哪裡敢讓小姐一個人坐馬車,萬一再遇到什麼……想到這裡,春迎不由抱怨起來,「小姐,下回不能只帶奴婢一人出門,秋霜和冬生的身手要好一些,以後都帶她們可好?」

這春迎、夏清、秋霜和冬生四個丫頭是母親在她小時候挑選的,春迎端莊穩重,擅長庶務,尤其喜歡理賬;夏清性子內斂,但是在女紅、飲食上很有天分,還會一些粗淺的醫術;秋霜和冬生可能是從小練武的原因,性子率直,秋霜和她使得兵器一樣,都是九節鞭;而冬生則更擅長劍術,對暗器很是了解。

這四個丫頭雖然都習武,但秋霜和冬生是專門拜了師的,後來還被父親扔進軍營里打磨過一年。父母為了自己真是費盡了心思,看着春迎護着自己的樣子,雲舒心裏也暖暖的,她一直都不是一個人。

「如果只帶她們兩個,小姐我查鋪子還不得累死啊!」雲舒笑着點了點春迎,「你可別想偷懶,那些個賬目你還要多操操心。」

不過自己的安全確實需要更加註意,這次是那人沒有殺她之心,「以後你和秋霜一組,夏清和冬生一組。一組跟我出門時,另一組就守好我們院子。」

「是,小姐,您先稍微歪一歪養養神吧」,春迎看着雲舒臉色蒼白,強撐着身子,遞了迎枕讓她倚着。

「恩,等下直接進二門,不要在碧荷院的人面前露出端倪。」

雲舒本就查了一天的鋪子,回來路上又遇劫匪,回到棲梧院後收拾了一番後,沉沉睡了過去。另外三個丫頭拉着春迎詢問,春迎講了路上的經過和小姐的安排,匆匆出府前往醫館查證。

碧荷院中,余氏屏退了來報信的人,若有所思,很快她就吩咐一個丫頭去前院請了紀敬榮回來。

「老爺,我看這事有蹊蹺」,余氏講了得到的消息,「雲舒臨時換地方不說,路上遇到有人鬧事,還招來了黃大人和喬大人,回府後又徑直去了院子,後來院子里再沒有動靜。」

「你的意思是?」紀敬榮也有些奇怪,雲舒雖然嬌蠻了些,但還不至於想一出是一出的。

「老爺,雲舒路上肯定是遇到了什麼人或什麼事,讓她改變了主意。」

「可是這報信人說並沒有遇見什麼特別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