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婦逆襲:侯府小姐不好惹》[棄婦逆襲:侯府小姐不好惹] - 第7章 狗皮膏藥

雲舒眉眼間都是笑意,「余歡,你別聽她胡謅,我今天遇到點小麻煩,就找了傲青接我。時辰不早了,我們邊走邊說。」

杜余歡嗔了傲青一眼,拉過雲舒打量,「之前聽說伯母周年祭後你就病倒了,身子可大好了?」

見到兩世的好友,雲舒只覺得整個人都快活地舒展了,話語間也多了一絲俏皮,「我的身子你們還不知道么?尋常小毛病歇個三五日便好了,連葯都不用吃的。」

「我還怕你錯過這入學的日子,打算下了學去探望你,沒想到你這麼快就好了。」說罷不悅地看向傲青,「我這春節回了外祖家,你在京城怎麼也不說去瞧瞧雲舒?」

雖然杜余歡是和她倆一起入學的,那也是因為她身子骨弱,從小就比同齡人長得小一些,其實年齡是比她倆大了一歲多的。因此三人一起相處時,余歡倒是處處照顧着她們兩個,當然,訓起人來也頗有其父——吏部尚書之風就是了。

傲青身子縮了一縮,有些抱歉地看向雲舒,「好雲舒,我錯了嘛~是我春節失手打碎了大哥哥最愛的端硯,被母親罰禁足半個月,今天才給放出來的。」

雲舒也知道傲青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皮猴兒性子,好笑地點了下她的額頭,「你啊,什麼時候能讓國公夫人放心?」

余歡也橫了一眼,「她這個樣子,以後就得尋個厲害夫君管着。」

傲青再驕縱,也是才十二歲的女孩兒,聞言羞得臉通紅,「余歡姐姐太壞了,我下次不要跟你一起,雲舒我們走!」說完拉過雲舒就快走了幾步。

正鬧着,遠處傳來呼喊聲,「雲舒姐姐。」

三人俱是詫異,回過頭去,只見紀雲涵並着一位青翠襦裙的姑娘小跑了過來。鵝黃和青翠一起,襯得兩位姑娘清雅極了,真真是人比花嬌。

「雲舒姐姐,你可來了」,說罷一頓,「這兩位姐姐是?」

雲舒斂了笑意,向傲青和余歡介紹,「這是我二叔家的妹妹,紀雲涵。」轉過身來淡淡道:「這是杜尚書家四小姐和成國公府七小姐。」

紀雲涵眼睛亮了亮,她果然沒猜錯,一臉親熱地行了禮,「兩位姐姐好。」拉過旁邊的姑娘驕傲地介紹道:「這是可菲姐姐,是這期入學的第三名。」

嘖,齊可菲,她上一世的小姑子,跟紀雲涵是閨中密友,自己為了討好她,不知花費了多少心思。可是自打進了齊家門,她就沒得過這位小姑子的一丁點兒好臉色,連為其置辦的生辰席面,也被諷刺說「侯府將門之家,女子果然粗鄙」。

傲青才不想理雲舒不喜歡的人,轉身就要走,余歡拽住她的衣袖瞪了一眼,擠出一絲笑,「可菲妹妹是哪個府上的?之前似乎不曾見過。」

齊可菲面帶羞澀,正要開口,一位石青色長衫的少年郎走了過來,「妹妹怎麼跑得這樣急?」說罷抱拳施禮,「在下齊元昭,不知小妹可有衝撞到諸位小姐?」

「原來是齊探花,難怪齊小姐學問如此之好。」余歡摸到雲舒手冰涼,便想離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