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婦逆襲:侯府小姐不好惹》[棄婦逆襲:侯府小姐不好惹] - 第8章 雲舒摔倒

雲舒蔫蔫的,「有哪些?」

余歡拿過傲青的紙張對了一下,「詩詞,書畫,舞蹈,女工四項。」

雲舒猛搖頭,「不行不行,三項加四項,那我不是要學七項了?」

傲青指了指前側的宮裝女子,「我們這算什麼?永暉公主十二項都要選,回宮還有皇室的課業要學,她才是真辛苦。」

余歡也搖搖雲舒的手臂,「就是,何況連傲青都學八門,最費腦子的棋藝和醫科都選了,你還怕學不過她么?」

傲青原本還跟着點頭,回過味兒來才發現不對,「余歡姐姐,你這什麼意思?難道我很笨嗎?」

哎,她也知道不能太放縱自己,就算這世沒有嫁人的打算,總不好再落個廢物的名稱。何況,剛剛余歡提到的醫術她確實有些感興趣,以前跟着父親習武時不時有些磕碰,倒也懂一些皮毛,隨身也總是帶着簡單的藥物。若是醫術能精進一些,說不定日後對查清父母被害的真相有所幫助。

雲舒正思索着,眼看兩人要鬧起來,她趕忙止住,「好好好,兩位大小姐,那四門我都勾上,再添一門醫科,這樣湊齊八科可好?」

傲青和余歡相視一笑,趁雲舒沒改主意,趕忙幫她勾了一起遞給夫子。

用過午飯歇了晌,下午則是拜見夫子並相互熟悉。令雲舒意外的是,齊元昭竟然是這一期的詩詞科夫子,前世夫子可並沒有變化,還是黃字班時的謝老夫子,難道發生了什麼事?

雲舒擰着眉頭,似是察覺到不悅的目光,齊元昭抬起頭徑直看了過來。

又是這縣主,她為何總是用不善的目光瞧他?喬元昭內心暗忖,他來是為王爺辦正事的,這些貴胄女子還是離遠一些。故當下也沒問起,只拱手道:「縣主,謝夫子告病了,我是來暫代你們詩詞科目的。」

暫代就好,雲舒暗鬆了一口氣,行了學生禮便要離開。

「雲舒姐姐,你們也選了詩詞科目嗎?」紀雲涵也到了這裡,她揚起天真的笑容,似乎之前院門口的事情沒有發生過。

雲舒懶得跟她周旋,點了下頭便算回答了。

齊可菲的聲音響了起來,「哥…齊夫子好。」

紀雲涵早瞧見了齊元昭,見他眼神探了過來,柔嫩的面龐飛過一抹粉色,「齊夫子好,我們…又見面了。」

看紀雲涵嬌羞卻毫不吃驚的樣子,想來齊可菲早就與她講了,原來紀雲涵這麼早就動心思了,自己前世竟沒有察覺。

雲舒看到這情形還是有些忍不住動怒,當下也顧不上跟她人說話的余歡和傲青,蓮步後撤,轉身就向外走去。

雲舒低着頭並未注意前方,匆匆行至門口時,「砰」地一聲,額頭撞上一個硬邦邦的物品,雲舒身子晃了晃,最終沒能穩住,向後倒了過去。

見女子要跌到,那「硬邦邦的物品」伸出手來,急忙拉住雲舒的胳膊。這麼一拉勢必要倒在他懷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