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門鑒寶錄》[奇門鑒寶錄] - 第3章 王家古玩(2)

父先示意自己不抽了,隨後有些喜悅也有些擔心的說道:「我那個小古玩行……」王昃笑道:「咋了?你干這行的,現在反倒覺得我干就沒出息了?再說那些東西我從小也是喜歡,這次大難不死也是發生在博物館裏,看來我跟這些東西就是有緣。」

王父也不在說什麼了,直接同意了兒子的想法。

王昃這樣的決定,他們自然會高興,兒子這幾年在外面跑來跑去,老兩口沒少提心弔膽,如今身體也好了,人也回來了,老兩口真恨不得把他就綁在家裡。

王父打趣道:「這些日子忙活你的事,反而把店裡的生意都給耽擱了,呵呵,不過也好,休息了一個月就馬上多出了小學徒了,哈哈。」

王家的古玩行其實真的不小,雖然只有王父自己一個人打理,但面積卻有一百多平。『王家古玩』,一個十分老土的名字,店子位於一個大旅遊品商城裏面,是其中最大的店面之一。

名字土,但牌匾不土,王家古玩四個大字還是出自名家之手,是早些年王父接濟過鄰居一家落泊戶,沒想到那家人竟然大有來頭,過了那段最為黑暗的日子,一家人平步青雲,後來也跟王父來往慎密,知道王父改行玩古玩了,就特意求人寫的匾。

王家古玩有着古樸的門面,實木本色的裝潢,裏面擺滿了各式古玩,有真有假有新有舊,各自有價,至於那些無價的物件,很可惜老王這輩子還沒遇到。

店面正中是一個八仙桌,實打實的小葉檀木料,是九十年代初老王在一家農戶撿漏撿來的,那時這桌子就被那家人用來吃飯玩牌,看得王父差點吐血。

尤其現在桌面還歪歪曲曲刻着一個『早』字,想來那家孩子也模仿過周文豪。

十塊錢,那家農戶歡天喜地的幫忙搬上了車,時隔二十年的今天,有一位富商想花三百萬買走,老王硬是沒甩人家。

盛世古董,亂世黃金。單從這一件事上就能看清一二。

老王投身古董行當,倒也不是全為了投機,而是王家有寶。

老王看了看兒子額頭上那個槍傷的疤痕,猶豫再三還是說道:「你額頭上那塊疤……不如用祖傳的靈藥去了吧。」

王昃趕忙搖了搖頭,說道:「可別,男人臉上有點傷疤不影響啥,犯不着拿老祖宗的東西敗壞。」

王父笑道:「得,反正東西是老爺子留給你的,又在你身上裝着,用不用你自個拿主意,不過到時找不到女朋友,可別怪我沒提醒哦。」

『東西』是王昃早逝的爺爺在臨終前特意留給孫子的,小小的一瓶,掂量起來也就幾十克,可就是這個瓶子在王家已經傳承了好幾代,至於具體是哪代流傳下來的都無法考證了。這東西具體叫個什麼名字,老一代也不知道,只知道功效是『去傷無痕』,一般的傷疤也是能治好,還知道它的原料是一種叫做『九葉金菊』的植物。

這種植物早就絕種了,聽起來名字很好聽,但它還有另外一個名字,就不那麼美好了——『屍藏花』。

這種花一生只長九個葉片,花朵如同金色菊瓣,所以有了第一個名字,但因為它只生長在萬人坑或是陵墓的屍體之上,終身不見陽光依然可以生長,見到陽光反而快速落敗,所以懂行的人還是叫它『屍藏花』。

以此花入葯,一切外傷傷口,只要塗抹上一點點,白色的藥膏就從四周往中間逐漸變黑,就像扔進墨汁中的一塊白布。

不用一個小時,當整片白藥膏都變成漆黑,就可以從四周輕輕揭下,而受傷的部位也會完好如初,所呈現的膚色比過往還好。

對外傷來說,算得上是神葯了。

據王昃所知,這世界上再也沒有一種東西有此功效,雖然不知道它到底是否如傳說中起效,一看這個葯的年頭,二看爺爺留給自己唯一的東西,王昃也是打心眼裡不捨得用,更不用說賣了。

王家古玩店再往裡走,就是一個客廳,零散兩三張小茶几,各色茶具一應俱全。這裡就是老王做生意的地方。

古玩行講究『小店靠騙,大店靠情』,大店的每一筆買賣都是靠着人情熟絡,互相買賣大多都是熟人,那些常客即便不買東西,也會有事沒事過來坐一坐,權當消磨時間。

可不比那些『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的投機客。

王昃往一張木凳上一坐,剛要向父親問一些生意上的事情,突然感到一陣眩暈,腦袋中嗡嗡作響,彷彿整個世界都在不停的旋轉,拉遠再逼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