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門鑒寶錄》[奇門鑒寶錄] - 第4章 生死光芒(2)

是……剛才是怎麼回事?是不是腦袋還沒有好?」

他真的有些迷糊了,剛才還奄奄一息好像馬上就離開人世的兒子,怎麼突然之間就有點『生龍活虎』了。

王昃攤了攤手說道:「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我剛才腦袋突然有些沉,然後就渾身沒勁,不過剛才我看到這個鼎……」

說到這裡他突然閉上了嘴。

本來王昃是想把自己看到光芒,自己又把光芒吸收了,所以就好了的事情說出來。

可緊接着他就想到,不說這件事情太過離奇,很容易被人當成是神經病或者出現幻覺什麼的,甚至就連他自己都無法確信自己看到並非不是幻覺。

王昃知道自己不是其他地方有了毛病,而是腦子,腦子出現問題出現幻覺或者變成神經病……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反正肯定比讓人相信自己真的看到那些值得讓人相信。

第二個原因就是他也有些害怕那光芒真的不是幻覺,如果都是真的,自己是否會被當成小白鼠而被送到中科院去解剖?

如果自己是科學家,如果自己知道有這麼神奇的事情……連王昃自己都不會放過解剖自己的機會。

王昃接著說道:「爸,你不用擔心了,我真的沒事了。不過……這個是什麼啊?我看好像是一個青銅鼎。」

王昃舉起手中已經沒有了光芒的青銅鼎問向父親,難免有些緊張的等着對方的答案。

王父摸着王昃的頭問道:「真的沒事?你說這個啊,這是我兩個月前收的一個青銅鼎,普普通通又沒辦法辨識年代……先不說這個,你剛才為什麼想要它?」

王昃心中暗嘆:『老爸果然看不到那些光芒。』嘴上卻扯謊道:「我……我剛才就是感覺胸口有些堵得慌,還有些燥熱,就是感覺這個東西應該很涼快,所以就想拿過來。而且冰一冰我確實感覺好多了。」

再三確認之後,王父無奈的給醫院打了一個電話,又是賠禮又是道歉的。

還好王父結交的都是社會上層人士,自然包括仁和醫院的院長大人,這種『虛報案情』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救護車什麼的自然也中途返回了。

不過王父還是死死盯着王昃,盯了大概一個小時,發現兒子真的沒事了,才又開始聊起買賣上的事情。

王昃把玩着青銅鼎,說道:「我感覺……這個鼎肯定是大有來頭,爸,它肯定能賣個好價錢,如果有人出價低了你可千萬別賣。」

王父呵呵笑道:「咋?出去四年就懂得這麼多了?我的兒子還真是長大了……不過這個物件我還真是拿不準,不過如果它是漢朝以前的物件,倒是能值不少錢。」隨後又神秘的說道:「這是一個落魄搬山鼓搗來的東西……」

王昃一驚,他雖然沒幹過古董營生,但耳濡目染也懂得一些知識。

這『搬山』指的是『搬山道人』,是對那些不太守規矩的盜墓者的稱呼,古時盜墓有四大門派,三大偏門,可是如今這些稱呼多是指盜墓手法。

但聽到這些,王昃就很失望了。

既然是一個盜墓者祖上留下來的東西,那麼這青銅鼎的出處就沒辦法知道了,想要利用它再找一些類似的東西也不太可能了。

搬山一脈,都是『跑單幫』,踩點動手銷售全都一個人,講究的不是『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而是『三十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十年』。

可既然東西是乾淨的,父親也沒有違法,但王昃明顯高興不起來。

他知道『光芒』可以救命,自然指望多弄一些以備不時之需,可如今看來這東西也就只有一件了。

王父又講了很多買賣行裏面的規矩和知識,還介紹了很多自豪的寶貝,自是王昃表現的有些心不在焉了。

王父說了一會也覺得兒子可能是累了,就把他送進了休息室,自己一個人把簽子掛上,這停業一個多月的古玩行算是又開張了。

王昃還想着那些光芒,躺在父親平時休息用的摺疊床上獃獃的盯着棚頂。

這時突然腦海中一個極其好聽的女聲響起。

「你這小子好不貪心,那天地靈氣凡人幾生幾世都未必遇到一次,你不但遇到了,還把它吸了個精光,以算是天大造化,怎地仍不滿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