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門鑒寶錄》[奇門鑒寶錄] - 第6章 垃圾玉鐲?

王昃撓了撓頭說道:「這個……好像不是我願不願意就能解決的事情吧?不過如果能繼續活下去,我還是希望能盡量爭取爭取的,呵呵。」

女神大人嘆了口氣,無奈說道:「好吧好吧,說實話你這破身板就是白給我我也不想要,你也說我是如此的美麗,怎麼能用你這個臭男人的身體吶?而且……就算我勉強接受,你的身體也沒有這個條件啊。你知道你身體條件爛到什麼境界嗎?要是放在我們那個世界裏面,你連像一條蠕蟲一樣活下去的資格都沒有,更別說你還是個腦袋有病的人,你知不知道為了幫你修復大腦我耗費了多少力量?你知不知道這些天之所以我一直沒有跟你溝通,就是因為我累的說不出話?更別說如果今天沒有遇到那些天地靈力的話,你早已經死了,而我也會消散……咳咳咳,我是說飄蕩,沒有實體的我只能飄蕩在這個世界裏。」

女神大人不小心說漏了嘴,雖然努力試圖補救,但王昃真的不是傻瓜。

但他沒有說破,而是說道:「那還真得謝謝你,現在……你需要我怎麼做那?」

女神大人心裏突然有些複雜起來,她沉吟半響,沒由頭的問道:「你為什麼沒有伴侶?」

王昃一愣,尷尬的撓了撓頭說道:「就……就是沒有啊,怎麼突然這麼問?」

女神大人說道:「沒……沒什麼,咳咳……不說這個,總的來說我需要今天你吸收的那種能量,你自己也需要,你應該知道如果今後再也沒有那種靈力的話,你還是活不了太久。」

女神大人這次沒有騙王昃,可以說王昃在技術上講已經死了,他全身機能的運作已經有些脫離『人類的範疇』,雖然心臟還在繼續跳動,還需要食物提供生命能量,但這一切其實都已經建立在了靈力的基礎上。

如果靈力再次耗光,他還會像今天一樣迅速衰弱死亡。

王昃點了點頭說道:「好的,我去找那種光芒。」

女神大人又是一愣,問道:「剛才你沒聽我說,那種靈力很稀有,很難見到嗎?」

王昃說道:「聽到了,不過……這跟我去找,有什麼關係嗎?」

女神大人一下子明白了,也有些懂了王昃的秉性。

她嘟囔了一句:「真是個怪人。」就不在跟王昃說話了。

王昃不知道的是,女神大人恨不得跟他聊天聊上一年,對於一個被關押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女人來說,寂寞和孤單就是世界上最可怕的東西了。

可她還是控制住了自己,因為她的一切活動,也是建立在靈力的基礎上的。

『節儉』,這個女神大人字典里從來沒有的詞彙,如今卻無師自通了。

王昃喊了幾聲,發現女神大人確實不準備搭理自己了,才無奈的撇了撇嘴嘟囔道:「也不告訴我怎麼才能看出光芒的存在。」

正在這時他聽見了敲門聲。

應聲後,王父推門走了進來。

王父問道:「剛才你在跟誰說話啊?」

王昃尷尬道:「我……我打電話,跟朋友聊天吶。」

王父不疑有他,說道:「身體怎麼樣了?店裡來了一個老主顧,你出來見一見?」

王昃笑道:「身體唄棒,吃嘛嘛香!呵呵,那我當然要去見一下了。」

隨着父親走出休息室,就看到大廳里的八仙桌上正坐着一個老者,一身筆挺西服,旁邊放着一個老木手杖,斑白的頭髮下戴着一副玳瑁眼鏡,他正不停的撫摸着那張小葉紫檀的桌面。

王父先是打了聲招呼,隨後介紹了王昃。

那老者被王父叫做『李老』,王昃親切的叫了聲『李爺爺』,立馬讓李老開心起來,只是王父有些哭笑不得的揉了揉額頭。

王父苦笑道:「這平白無故倒是降了輩分。」

李老哈哈大笑,點頭看着王昃說道:「還是年輕人懂得尊老,不像某些人……」

某些人自然指的就是王昃的父親,他跟這些老傢伙向來是平輩論,最多叫一聲『老大哥』。

王父笑道:「我是做老子的,總不能跟著兒子論輩分,咱們各論各的,你是不是他爺爺輩我不管,反正你還是我的老大哥。」

李老也是活絡人,知道圈子裡在乎輩分這東西,笑道:「好吧好吧,要是讓你叫一聲李叔,我還真怕折壽,外表看起來我也比你大不了幾歲!」

王父說道:「你說什麼都行,關鍵得有人信啊,哈哈。我家小昃決定子承父業了,今後這家古玩店早晚要他接手。」

李老眼睛一亮,說道:「哦?難得,真是難得。現在的年輕人眼高手低,懂得踏實的倒是少見,不錯不錯。怎麼?小昃也對古玩行感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