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門鑒寶錄》[奇門鑒寶錄] - 第9章 靈氣的作用(2)

王昃終於發現得罪女人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即便是自稱女神大人的女人。

最終女神大人給他講解了靈氣對他身體的影響。

簡單來說,王昃自身依然吸收不了靈氣,可女神大人能。

靈氣穿過王昃身體,就是一種『洗禮』的過程,相當於易經洗髓。

王昃又有疑問,既然靈氣功效如此只好,現在這種偷吸別人靈氣的事……是不是有點不道德。

女神大人直接罵他杞人憂天。

靈氣是好,這沒有錯,但卻不是什麼人都能消受的,如果靈氣大過了人體承受的限度,就會給接近者帶來不好的影響。

影響身體健康僅僅是第一步,甚至會影響人的氣運。

這說起來有些玄妙,但事實就是如此。

王昃表示不太相信,但女神大人的命令他也是不太敢違背,只得繼續吸收着玉鳥籠中的靈氣。

細心的王昃能清楚的看到靈氣在自己的身體中穿梭,直到匯聚在腦部,那些調皮的東西就突然消失不見了,王昃知道這是被女神大人給『吃』了。

他認真觀察着靈氣,慢慢的突然感覺到自己的眼睛彷彿能看到它們,那些白色光芒的小點,不停的在身體中遊盪。

他還能看到那些小光芒正在自己的細胞中穿梭,自己的細胞如同呼吸一樣呼應着光點。

王昃彷彿置身飄渺的宇宙,眼中所見全是無數繁星。

他漸漸陶醉在這種意境之中,直到女神大人突然大喝一聲,如同洪鐘大鳴,讓他猛然驚醒。

抬頭一看,發現自己的父親正站在他面前,滿臉擔心的望着他。

剛要問為什麼自己的父親這麼快又回來了,卻無意中看到窗外的陽光正燦爛的迷人。

他猛然驚醒,自問原來這一陣迷失,竟然耗費了一夜的時間,他明明感覺只過了幾分鐘而已啊。

故作憨厚的一陣傻笑,王昃打消了自己父親的疑慮。

其後兩天的時間,王昃跟父親學了很多知識,女神大人則是不停的吸收着靈氣,都很少找王昃聊天。

按照女神大人的說法,這些『單薄』的靈氣,放在以前她自己還不是一瞬間就吸收完了?連塞牙縫都不夠。

王昃知道這又是這個表面威嚴,背地裡卻有點小女人的傢伙開始使性子了,乾脆來個不聞不問。

兩天時間一晃而過。

李老第三天早早的出現在王家古玩店裡,迫不及待的將玉鳥籠拿在手裡,喜愛非常。

同時他也向王家父子發出了邀請,說是一起出席一個晚上舉行的宴會。

王昃心中好笑,心想男人……不管活到多老,其實還是小孩子心性,有了點新奇的東西免不了要出去顯擺顯擺,還很迫不及待。

這個宴會的邀請他們爺倆自然答應了下來。

『琳琅酒會』,光看這酒會的名字,外人都能知道在這個酒會上人們會討論什麼話題。

古玩行對於淘弄這些個東西,有兩個統一的叫法,一個叫『琉璃』,自古有之。

比如哪個人說『去琉璃廠耍耍!』,那他肯定就是去古玩行去轉轉。

而這『琳琅』的由來,就是因為這個『琳琅酒會』,取的是『琳琅滿目』的好彩頭。

王父喜歡去,因為但凡去酒會的人都是古玩圈子裡的人,而且賣家不多,大多都是玩家。

這簡直就是把肥羊圈在一起,讓自己這個狼去宰嘛!

王昃同樣想去這酒會,目的有兩個,第一個是他也知道市裡有這樣一個『寶貝扎堆』的地方,說不定就能看到另一件帶着靈氣的寶貝。

而另一個原因……這可是酒會啊!王昃自從回到家裡,那些山珍海味可是再也沒吃到過。

他現在還在懷念,喜馬拉雅山上百年沉積的冰川水,配上零度溪流中存活的淡水魚,那種鮮美不是說光靠想像就能明白的。

不過這次他的目標,絕對是不珍貴不難的,但奢華的食物。

李老閑來無事,索性在王家古玩逗留了一天,跟王父聊聊這個聊聊那個,眉飛色舞的彷彿一個孩子。

男人,不管什麼歲數,總要給他一件『玩物』。

時至傍晚,太陽剛準備落到西山眯一覺,三個人就再次坐上那輛黑色轎車前往酒會地點。

酒會地點位於市郊的別墅區,一棟歐式風格的巨型別墅之內。

光是開車從大門口走到正門,就要花費五分鐘的時間,四周整潔的草坪和花圃,又有幾顆老樹鬱鬱蔥蔥。

下了車剛進屋子,王昃就聽見一個極其猥瑣的聲音大聲說道:「趙子龍?趙子龍有什麼厲害的?長坂坡七進七出?嘿嘿嘿,七進七出……滿打滿算才十四秒,他厲害個屁~嘿嘿嘿嘿~」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