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風雲/盛世風雲》[盛世風雲/盛世風雲] - 4(2)

想你一定有苦衷,我小,不懂這些。

「是嗎,你不懂嗎,可是我看你昨晚的眼睛那是瞪得溜圓,說,你昨晚看到了什麼?」

田鄂茹突然凌厲的眼神下了丁長生一跳,直接帶着哭腔道:「我什麼都沒看到,我真的什麼都沒看到。

看着丁長生像個孩子一樣眼淚汪汪,田鄂茹竟然心裏有點不舍起來。

在街口的轉角處,這裡是個死角,沒有人能看得見,田鄂茹拿出一張紙巾給丁長生擦了擦眼睛。

「我相信你不會亂說,只要你不說,我以後不會不管你,你現在還是一個聯防隊員,不是正式工作,只要有機會,我會幫你轉成正式的,這件事只有我們兩個人知道,不要給別人說,好不好?」

「好,我不亂說,我誰都不說」。

跟着田鄂茹回家吃了一頓飯,雖然做的飯很是豐盛,但是丁長生一聲不敢吭,味同嚼醋,難受的很。

「喂,你這小子,在單位不是滿嘴跑火車,就你能吹嗎,今天這是怎麼了,害羞了?」霍呂茂很不客氣的挖苦道。

「所長,嘿嘿,你做的飯真是太好吃了,我一直在吃呢,自從我爸媽去世之後,我就再也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飯了,要不是找到鄉長這個遠房表叔,我今天的飯都不知道去哪裡找呢!」

丁長生雖然說得很輕鬆,但是霍呂茂和田鄂茹兩口子聽得那是一陣心酸。

「兔崽子,我知道你的意思了,以後沒事就來家裡吃飯吧,不過院子里的柴禾你可得都給我劈好了,哦,還有水缸里的水,也得給我挑滿了,我們家吃的都是山泉水,去對面山溝里的泉眼處挑。

「哎,好,所長,我都能辦到」。

田鄂茹心裏暗暗叫苦,這是什麼事啊,怎麼還給招到家裡來了?

吃完飯,丁長生就回到派出所宿舍睡覺去了,這裡管吃管住的生活,他很滿意,還主動到值班室和張強聊了一會。

「霍呂茂,你這是什麼意思,我說是請丁長生吃頓飯,表示下我們對寇大鵬的親戚的照顧就行了,你幹麼要讓他時常到家裡來?你經常不在家,他來這裡算怎麼回事啊?」

丁長生和寇大鵬是什麼關係,她心裏清楚的很,萬一時間一長,丁長生和霍呂茂關係好了,指不定丁長生就會把自己的事情透給霍呂茂,那不是給自己招災惹禍嗎?

「你怎麼了,他還是個孩子,他能幹什麼?」

「你什麼意思,霍呂茂,他跟孩子也成人了,平時還凈喜歡看些別人家的老婆,為此被抓多少次了?把這麼個孩子招回來,你是覺得你老婆被人看了也沒事是嗎?」田鄂茹得理不饒人,越說越扯了。

霍呂茂低頭吃飯,不想再和這個女人爭吵。

入夜了,田鄂茹依舊生着悶氣,而霍呂茂則自己洗漱完畢,伸手攬住田鄂茹。

「老婆,還生氣呢?」

「你幹什麼,我累了。

「別啊!你看我好不容易回來一次,如此關鍵,千萬別浪費啊!」

說著,霍呂茂已經伸手碰到了她的身子,田鄂茹渾身一顫,想要推拒的雙手變得更加無力,於是,男人將她更深的擁進懷裡,田鄂茹全身瞬間被一陣電流划過,緊接着,直接被霍呂茂壓在身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