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風雲/盛世風雲》[盛世風雲/盛世風雲] - 5

「嘿嘿,老婆,我算過日子了,這兩天可是關鍵日子,不能浪費了。

黑暗中,霍呂茂還不忘對田鄂茹曖昧的道。

「關鍵日子?」田鄂茹雙眼迷離的問道。

「是啊,我昨晚還擔心今天趕不回來呢,要不然又得挨到下個月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有孩子」。

田鄂茹突然一驚,「你說什麼,這兩天?」

「是啊,你看你,自己的日子都記不住?」

霍呂茂說著,開始不斷的撩撥,可田鄂茹再也沒有了任何心思,只不斷想着昨晚的事。

寇大鵬這個王八蛋為了自己,從來不管她如何,還得自己回來吃藥保證安全,可是她昨晚,因為緊張回來竟把葯給忘了!

緊接着,霍呂茂也不再說話,希望這次能成,但是最終沒有成功,黑暗裡傳來一聲嘆息。

田鄂茹推開了身上的男人,側過身離開了他的懷抱。

霍呂茂曾經因公負傷,摘掉了一個腎,從那時候起,他們的生活就談不上質量了,可以說連起碼的都不能達到了,這是田鄂茹的感覺。

一夜無話。

天色微明,霍呂茂被院子里鐵桶叮噹的聲音吵醒,不由得探起身向外看去,正看到丁長生往水缸里倒第二桶水。

「這小子,還挺實在的。

霍呂茂又躺下睡覺了,而田鄂茹卻起床了,推開門,正好看到丁長生轉身離去繼續挑水。

朝陽照在丁長生身上,那一身結實的肌肉在陽光下閃閃發光,田鄂茹突然嘴裏有點發乾,而這時彷彿是有感應一般,丁長生回頭看了一眼田鄂茹,先是一愣,然後笑了笑走出了家門。

相對於寇大鵬的一身肥膘和霍呂茂的骨瘦如柴,丁長生的身材堪稱完美,這樣的男人才能稱為男人,田鄂茹手裡的梳子掛在頭髮上,一時間忘記了梳頭。

其實田鄂茹也是從一個懵懂無知的少女成為一個少婦的,記得剛嫁給霍呂茂時,還能感覺到老公的體貼,但是自從霍呂茂做了大手術之後,慢慢感情也就淡了。

一年前的一個晚上,霍呂茂邀請鄉長寇大鵬來家裡喝酒,就當兩人喝到一半時,附近的蘆家嶺發生了打架事件,不得已,霍呂茂就出警了,按說這個時候寇大鵬應該也走才對,但是霍呂茂堅持要等他回來繼續喝,所以寇大鵬就留下了,邊喝邊等霍呂茂。

夜漸漸深了,可是霍呂茂絲毫沒有回來的跡象。

兩人喝醉以後漸漸互相傾訴起了心事。

而這個時候陪着寇大鵬喝酒的田鄂茹喝的也不少了,寇大鵬一個沒忍住,**從眸底深處燃起,不動聲色的眯起眸子,他踱步到她身邊,將田鄂茹拉上了床。

雖然田鄂茹當時也喝了酒,但是還算是清醒,於是使勁掙扎,可是一個女人,又是一個喝了酒的女人,怎麼可能掙扎的過一個男人?

於是田鄂茹羞紅了臉,忍受着他邪惡的動作,雖然她覺得對比起霍呂茂,可寇大鵬的確給她了霍呂茂再也給不了的刺激,

從那以後,每當想起那晚和寇大鵬,她就靈魂淪陷,更何況身體呢。

而寇大鵬明知道自己這樣做有點過分,畢竟自己和霍呂茂的關係不錯,朋友妻不可欺,現在倒好,成了朋友妻不客氣了。
可是過去了很長時間,並沒有發生任何事,這使他膽子大了起來,只要得知霍呂茂不在家,他都會悄悄溜到田鄂茹的家。

田鄂茹正想着,霍呂茂已經起床了

「你小子,我說句笑話,你還當真了?」霍呂茂披着警服蹲在自己屋門口邊抽煙,邊看着院子里劈材的丁長生說道。

「所長,你給俺臉,俺就得兜着,你看看劈成這麼粗行不」。

「行,還別說,你這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