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霄煞仙》[神霄煞仙] - 第1章 兄妹

麓彌山,仙靈大陸大周境內群山峻岭之一,上有仙門一座,名曰乾玉.其山雄偉乃大周之首,終年紫霞縈繞、煙波浩淼,是為絕佳的修行之地。

望斷峰乃是麓彌群山四大主峰之一,此時,望斷峰半山腰上,一名年約二八、身着青色長衫、半挽着衣衫露出古銅膚色的樸素少年,正拿着三隻小碗,半蹲在地上不停的變換着位置。在他面前,是一群與少年穿着、年齡都極為相仿的少年,這群少年正目不轉晴的盯着少年越來越快的雙手,全神貫注的神態好比正看着一個赤身**的美人兒。

折騰了一會兒,少年停了下來,平淡道:「來來來,最後一局,買定離手。」

那群少年聞言,先是冷靜的思考了一會兒,接着場面便熱鬧了起來。

「一塊靈石,我押中間的。」

「我押左邊,一塊靈石。」

……

「奶奶的,老子拼了,兩塊靈石,押右邊。」一聲大喝,一名身材肥胖的少年把兩塊石子大的靈石押在了右邊。

之前擺弄着小碗的少年皺了皺眉,壓低聲音斥責道:「陳虎,小聲點,被人發現了,誰也跑不了一頓戒棍。」

一眾少年不由點了點頭。

肥胖少年陳虎不予理會,依舊聲音鼓噪:「陸塵,別廢話,快點開,老子就不信這次贏不了你。」

被稱為陸塵的少年無奈的搖了搖頭,扒拉開三隻小碗,結果分明:「看好了啊,左邊沒有,右邊沒有,在中間。」

「靠,又輸了。」陳虎見狀,憤恨的扇了自己一個嘴巴,爆了句粗口。

陸塵並不理會,除去給一名押在中間的少年賠上了兩枚靈石之外,其餘的近十餘枚靈石全數被其收入囊中。收拾了一番,陸塵拍了拍手道:「今天就到這裡,一個月後,還是老地方,走了。」

言罷之下,一眾少年有的喜滋滋的拿着自己贏來的下品靈石離開了山腰,而有的卻是沮喪失神,遲遲不肯離開,直到陸塵的身影消失後方才悻悻的離去。

望着陸塵離去的背影,陳虎不由暗恨的握緊了雙拳。兩枚靈石,那可是他身為乾玉門記名弟子十二天修鍊的必備之物,就這麼白白給了陸塵,陳虎怎能不恨。

「臭小子,別讓我抓到把柄,否則一定讓你吃不了兜着走。」又是一陣咒罵,陳虎不甘的回頭往山上走去。

慢步在盤山小路上,陸塵哼着小曲,眼神不時的打量着手上豐碩的成果,越看越是高興:「這個月又有九枚下品靈石進賬,菡兒應該差不多能達到練氣四層了吧。」

陸塵口中的「菡兒」,是他八歲那年在麓彌山下小鎮中遇到的女孩,本名左卿菡,比陸塵小上兩歲。兩人同為無父無母的孤兒,左卿菡年齡又小,陸塵看其可憐便認了她為乾妹妹。從此相依為命,過上了流離失所的生活。直至去年六月,兩人被乾玉門的嵐玉真人發現,並帶上了山。

兩人同時上山,同修仙道,受到的待遇卻是天差地別。

左卿菡天生資質卓絕,一入門庭便被嵐玉真人破格收為入門弟子,時過半載,便是練氣二層,修鍊速度可謂奇快無比。

至於陸塵,很不幸的被定性成天生石脈,無法修鍊真氣。

天生石脈,固名思議,就是經脈似鐵如石,根本無法通過經脈運轉修鍊真元。

原本陸塵並不具備着修仙問道的體質,但是由於左卿菡哭着鬧着,非要讓自己的師父收下陸塵,否則的話拒絕拜入乾玉門,誓要與陸塵共同進退。嵐玉真人被鬧的沒有辦法,又不捨得左卿菡這麼一個大好的修仙根苗,無奈之下,只能同意陸塵入山。

最後,陸塵極為幸運的被「破格」定性為記名弟子。

當然,乾玉門不養無能之輩,這次破格收錄也有着期限。

一年,如果陸塵一年之內能夠修鍊出真氣,自然可以繼續留下來。否則的話,只能遣出山門,重歸凡人世界。

「一年?」想起往事,陸塵苦笑着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