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霄煞仙》[神霄煞仙] - 第4章 好苗子

在市井之中摸爬滾打了十六年的痞性盡數釋放了出來,陸塵站在望斷峰巒罵了足足半個時辰,方才於沒有半個聽眾的情況下悻悻收尾。

上氣不接下氣的坐在望斷峰巒的竹林外,陸塵胸腔起伏不斷,仍舊余怒未平。

「奶奶個球,好毒的嵐玉,連最後兄妹相處的機會都不給留,狗屁個仙人,奸人,賤人。」沒有力氣再罵,陸塵還是叨叨個不停。

如此污言穢語,怎能就此平息,半晌過後,終於驚擾了某位大仙。

「臭小子,你罵夠了沒有,還讓不讓老夫清修了。」

一聲喝罵,傳自竹林深處,陸塵還未定過神來,又被嚇了一跳,當下怒道:「沒罵夠。」

剛一張口,陸塵忽然覺得不對,心道:「不對啊,這竹林只有一個小屋,平常好像沒有人啊,這聲音哪來的。」

陸塵來到乾玉門近一年整,四大主峰基本上跑了個遍,唯獨這望斷峰偏峰的竹林小屋最為古怪。

明明有着仙人居住的茅廬,卻是始終不見人影,說來也奇怪,乾玉門上下似乎很多人都害怕這個地方,很少有人沒事往竹林小屋閑跑,甚至就連打掃竹林小屋周圍的院子的工作也沒有人願意接下來。嵐玉給陸塵定了性,無法修鍊真氣,所以這項艱巨的任務自然便落在了他的身上。而且一背就是11個月整。

陸塵往常負責這竹林小屋的清掃工作,整整一年未見有人出現過,現在這聲音哪裡來的?

莫名奇妙的站起身來,尋着聲音進入了竹林,越往裡走,中間的山道越收越窄,最後在竹林深處,終於出現了一所不大的茅屋。

來到了小屋門前。定睛打量了兩眼,試探性的問道:「神仙?」

沒有聲音。

「妖怪?」

「你才是妖怪。」這回有反應了。

陸塵再次被嚇了一跳,退後了兩步,壯着膽子大叫道:「何方野鬼,快快現身。」

「咣當~」

本來還打算把學來的幾招不入流的把勢顯顯眼,擺上一擺,鎮鎮場子,哪知小屋門一開,一縷勁氣直接射了出來,將陸塵打了個屁蹲。

「我靠,敢動手。」陸塵一個骨碌爬起怒視着小屋。

視野中,一名高挑的老者慢慢從小屋中走了出來,老者白眉白髮,舉止儒雅,一派風清雲淡之資,而且看上去瘦弱不堪,很難想像,剛剛那一縷勁氣是老者發出來的。

老者走了出來,看了看陸塵,兩行長眉往眉心處一擠,哼道:「臭小子,敢這麼跟老夫說話,活的不耐煩了。」

定睛的打量了老者兩眼,這次陸塵終於肯定,剛剛出聲的人就是他了。於是乎,罵道:「老頭,你是何人,居然敢在望斷峰上撒野。」

「哎呀?」老者活了上百歲高齡,在乾玉門中深居簡出,還是第一次見到陸塵這樣沒有禮數的弟子,當下變戲法是的抽出一根藤條,不由分說的便抽了過去。

「啪~」

「敢說我是老頭,我打~」

老者鞭影如電,每每抽出,便有一道勁風掃過,力道大的驚人。

「啊~」

可憐的陸塵,半點真氣也沒有,哪是這老者的對手,頓時抱頭鼠竄了起來,致使藤條多數落在了雙臂和臀部之上。

打了一會兒,陸塵忍不住了,大喝了一聲:「停。」

有效果,老者真的停了下來。

陸塵跳出圈外,呲牙咧嘴的揉了揉屁股,罵道:「老子手底下不打無名之輩,有種報上名來。」

「還敢叫老子?」老者一聽更是憤怒,藤條再度甩出。

又打了一會兒,老者突然臉色一變,由憤怒變成了好奇。

「咦?有意思的小子,天賦石脈之體。」稱奇了一句,老者停下手來。

終於擺脫了藤條的猛烈鞭打,皮肉之苦受到了,陸塵嘴上還是不服,只不過這次,他的言語卻沒有那麼刺耳了。畢竟,沒有人願意讓人追着打吧。

「咋地,不服襖?小爺這十六年最是耐打,要不是看你年歲大了,小爺撞都撞死你。」

這句話沒說錯,天賦石脈之體,筋骨皮肉最是堅韌。別說老者沒有加上半點真氣,完全是憑着藤條的威力,就算是加上一星半點,這幾下陸塵還是能夠承受的了的。

老者並沒有因為陸塵的話而氣惱,反而以極快的速度拿住了陸塵的脈門。

陸塵只覺得眼前一花,自己的手腕便到了老者的手中,心下不由一驚:「高手。」

身在乾玉門這11個月,別看陸塵不會半點真氣,可眼力早就練出來的,能有這麼個身手,最起碼也得是核心弟子那一類的。

核心弟子,練氣要七層才行。

被老者拿着手腕,陸塵連掙脫的力氣都沒有,只能無奈的看着這舉止奇怪的老者。

過了一會兒,老者終於鬆開了手,問道:「誰是你的師父?」

「沒師父。」陸塵沒有撒謊,他的確沒師父,不僅如此,甚至連那些負責傳功的核心弟子都懶得在他身上浪費時間。

「恩。」老者點了點頭,天生石脈,根本無法修鍊真氣,沒師父也正常。

「何時拜入乾玉門的?」老者又問。

「一年前~」

「有意思。」老者笑了,道:「能夠以天生石脈在乾玉門待上一年,你不簡單啊,說,你老子你給拿了多少銀錢把你送上來的。」

「得~,把自己看成好吃懶做的二世祖了。」陸塵白了老者一眼,道:「小爺要是有錢,還來這鬼地方幹什麼?」

「不是二世祖?」老者一驚,陸塵白眼狂翻,猜中了,這老小子果然把自己看成二世祖了。

「說,怎麼回事?」老者沉聲問道。

「為什麼告訴你?」陸塵瞥了老者一眼,絲毫不加理會。

老者見狀,揚起手中藤條,作欲打狀,陸塵一見,趕忙叫停道:「停,我說。」

於是乎,在老者藤條的**震懾之下,陸塵把自己身世和上山的經歷原原本本的講述了一遍。

老者越聽越是驚奇,到了最後,居然眉開眼笑了起來,喃喃道:「有意思,有意思啊。」

饒有興緻的打量着陸塵,道:「小子,老夫可以讓你修鍊出真氣,你可願拜老夫為師?」

「蝦米?」陸塵沒聽清,揉了揉耳朵,問道:「你再說一遍。」

「我說讓你拜我為師。」老者重複到。

「不是,前面那句。」

「老夫可以讓你修鍊出真氣。不僅如此,若是你肯用心,一個月之內,老夫可以讓你直達練氣三層。」

「真的?」這次,陸塵聽清了,冷不丁的跳了起來。

老者很喜歡陸塵這種反應,微笑着點頭道:「沒錯。你可願意?」

「師父。」中間過程全無,陸塵直接拜倒在地,噹噹當就是三個響頭。

老者雖然被嚇了一跳,可還是欣喜非常,道:「起來吧。」

陸塵起身,驚喜着問道:「師父,你老人家沒騙我吧?」怕此事不準成,陸塵還得追問一句,不過語氣上恭敬了很多。

老者神情一秉,無比正經道:「這還有假?哼,嵐玉那幾個廢物真是瞎了眼,這麼好的苗子居然想要逐出山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