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霄煞仙》[神霄煞仙] - 第6章 全面發展

朦朦朧朧中,陸塵彷彿感覺到自己置身在溫暖舒適的山澗泉水之中,身體有着一股股清流將自己包裹了起來,好不舒服。

終於有了意識,陸塵猛的一驚,想起自己應該還處在打通石脈的過程中,暴喝了一聲翻身而起。

「繼續,我還堅持的住。」

「吵什麼~」

翻身坐起,陸塵迎來的不是了塵的讚賞之辭,反而是一個暴粟。

「哎喲~」

吃痛之下,陸塵捂着腦袋,這才看到自己不知何時已經坐在了塵的青竹床榻之上。

揉了揉腦袋,陸塵下了床榻,來到了塵身邊,見師父了塵正拿着一枚圓形玉佩,翻來複去研究着,陸塵為之一愣。

「師父,你拿這個幹什麼?」

圓形玉佩通體渾黃,上有裂紋三處,瑕疵少許,只是在背面刻着一個小小的氣旋模樣的東西,一看就不是什麼值錢的貨色。若不是此物乃是自己的父親所留,恐怕早就被陸塵不知道扔到哪個犄角旮旯了。

「你是從哪得到這個的?」了塵比了比手中的玉佩,問道。

陸塵回道:「這是父親臨終前留給徒兒的,說是母親娘家的寶貝,也是唯一的遺物,怎麼了?師父,有什麼不對嗎?」

了塵神情微緊,頗顯疑惑,再次打量了半晌,終於說道:「這就是造成你天生石脈的原因。」

把玉佩往陸塵懷裡一扔,也不顧陸塵驚訝,接著說道:「此物原本蘊含大量的靈氣,絕對是一枚寶貝,只不過不知什麼原因,現在已經廢掉了,依為師看,你的石脈之象就是因為長年把它放在身上,汲取了其中的靈氣,最終導致體脈閉塞。」

「是它?」陸塵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手裡的玉佩,沒想到造成自己被冠以廢材之名的始作俑者,會是這枚佩戴了多年的玉佩。

見到陸塵震驚不已,了塵擺了擺手道:「行了,這東西已經廢了,沒什麼作用,還是說說你的身體狀況吧。」

聞言,陸塵忽然想起自己在昏倒之前得到的那條訊息,陡自驚喜起來。

玉佩畢竟是自己母親的遺物,就算壞了也不能亂丟不是,把玉佩重新掛在脖子上,重新盤坐,運轉清心訣,感受着體內流淌的暖流,陸塵赫然發覺自己精神了許多,目力見漲、氣息變得悠長,甚至雙手雙腳都充滿了無窮的力量。

「練氣一層頂峰?」陸塵驚喜的叫了出來。

能夠把一個天生石脈**成這樣,了塵也是對自己的能力極為的滿意,笑道:「不錯,託了這枚玉佩之福,你現在已經成為修真者了。」

「修真者啊那可是。」陸塵曾經一度嚮往自己可以學着山上某某長老、某某弟子那樣御劍飛行,現在自己終於被劃歸這個行列,自然是高興無比。

歡喜之餘,陸塵也沒忘了感謝恩師,陡自拜倒,恭敬的嗑了三個響頭:「多謝恩師栽培。」

在了塵眼中,陸塵這小子的確有些痞性,不過心地不壞,也懂得尊師之道,欣慰的點了點頭,了塵伸手虛托:「起來吧。」

歡天喜地的站起,陸塵暫時忘卻了神秘玉佩給自己帶來的煩惱,嘿笑着問道:「師父,徒兒已經是練氣一層的頂峰了,只過了三天,這是不是說明再過六天,徒兒就能達到練氣三層的境界了?」

對修真知識匱乏的陸塵,頭腦簡單到用在外面學到的算術定理分析着。

了塵聞言,差點沒坐住,氣罵道:「你小子以為修真這麼容易的?想的美。」

「啊?那要多久啊,還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要測試了。」對於陸塵來說,目前最迫切的事就是修鍊到練氣三層,這樣才能繼續的留在乾玉門。

翻了翻白眼,了塵道:「為師剛剛已經看過你的體脈,至今你的體脈中還有那玉佩遺留下來的大量靈氣尚未吸收,如果你肯努力的話,七天之後應該能夠達到練氣二層。」

「七天?」陸塵掰了掰手指,算了算道:「那豈不是只有半個月的時間讓我從二層修鍊到三層?」

「是這個意思。」了塵點了點頭。

陸塵咧着嘴,有些擔心道:「師父,能行嗎?」

「有什麼不行的?」了塵聞言暴怒,指着陸塵的鼻子恨鐵不成鋼道:「修真雖然難比登天,可最重要的就是要有信心、要有恆心,沒有做就說不可能,還成什麼大氣,要是你還這麼想的話,為師就算把仙丹擺在你面前,你永遠也無法得乘大道。真是個笨蛋,我怎麼會教出你這麼沒有志氣的徒兒,氣死我了。」

被了塵指着鼻子怒罵了一陣,陸塵滿頭大汗的站在那裡不說話了。

罵完,氣消,了塵變戲法似的取出了幾本書冊,往桌子上一扔,道:「這幾樣東西拿去修鍊,接下來的七天里務必給我達到練氣二層,滾。」

陸塵小雞啄米似的點了點頭,將書冊拾起,定晴一看,倒吸了一口涼氣,心道:「闊綽,真他娘的闊綽。」

為何陸塵有此表情,原因正是在於這幾本書冊上。

了塵交給陸塵書冊的共有四卷:《五行道術要訣》、《流沙指法》、《制符百篇》、《五羅流雲步》

三卷典籍,各含道術玄功至理,除了《五行道術要訣》和《制符百篇》《五羅流雲步》之外,那捲《流沙指法》上的字跡還未乾透,顯然是了塵不久之前書寫過的。陸塵雖然不知道了塵為什麼這麼做,可這時候他還哪管那些,撿了典籍,心道:「看看,看看,這就是咱師父,太大方了、太闊綽了,一出手就是四本,嘖嘖,果然沒拜錯人哇。」

想到這裡,陸塵趕忙衝著了塵嘿嘿一笑,道:「你老人家真是天底下最好的師父,徒兒對你的敬仰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以下省略數十萬字)

了塵聽着,青筋迸現,惡寒不止,不耐煩之下,大手一揮,直接將陸塵送出了門外。

說是「送」,簡直是恭維了了塵的手段,陸塵根本是被了塵一掌拍了出去。撲通一聲摔倒在地,接着打了幾個滾方才爬起。接着便聽到小屋之外傳來的若隱若現的聲音:「四卷典籍,重修指法、步法,道術要訣背記,制符之術每日臨摹一個時辰方可。去吧。」

「得咧。」雖然是被了塵以大法力推了出來,可陸塵心中哪會有半點怨言,小臉洋溢的得寶的喜悅,衝著裏面大喊道:「師父,不懂的,是不是還可以來問啊。」

沒有回應。

「師父,睡了嗎?」

「師父,給個話呀。」

……

喊了半天,迴音久得不至,陸塵興緻缺缺,殊不知小屋之內,某仙雙拳緊握,牙根緊咬,恨不得衝出去將其暴打一頓。

強行壓制着胸中的怒意,了塵暗道:「這個臭小子生性玩劣,看來日後要多加管教了。」

半晌過後,了塵又是一笑,不知為何,自從這幾日與陸塵接觸,自己忽然感覺到年輕了不少。有此想法,了塵也是心中微驚,想自己於小竹屋中潛心修行多年,怎麼會這麼容易受到一個世俗小子的渲染,年輕時候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