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霄煞仙》[神霄煞仙] - 第8章 震懾全場

情濃最盛之時,一道略帶玩劣色彩的聲音傳進,大殿眾人趕忙望去時,不由心中一緊。

「這小子沒走?」

同一時間,不止一個人升起同一個想法。

只見,殿門旁,一個身形偏瘦,扶門而立的少年映入了眾人眼帘。正是左卿菡久尋不見的陸塵。

此時的陸塵彎腰弓背,手扶門框,胸口起伏不停,頭上掛着細密的汗珠,長發凌亂不堪,就連一身整潔的道袍也不知何時浸**大半,整個人彷彿從山雨滂沱之中走出來的似的,那叫一個邋遢。

陸塵出現,大殿之中頓時陷入了死寂,半晌之後,哭成淚人的左卿菡方才反應過來,一個飛撲將陸塵緊緊抱住。

「哥哥,你沒走,太好了。」

感受着貼身的柔軟,陸塵心魂蕩漾,只不過看到左卿菡乾淨的裙紗,一雙髒兮兮的大手卻是不知該不該放。尋思了片刻後,陸塵終於用手輕輕拍了拍左卿菡的香肩,用着只對左卿菡方才有過的溫柔聲音,說道:「這是怎麼了?哭什麼?哥哥不是答應你等你回來嗎?別抱着了,這麼多人看着不好吧。」

聞言之下,左卿菡方才後知後覺,趕忙從陸塵的懷中掙脫出來,破涕為笑道:「壞哥哥,這個時候還說笑話,不理你了。」

一兄一妹,當眾打情罵俏,周遭弟子看着冷汗直流,也不知這到底是乾玉門,還是兩人的私密閨房。

王賀更不用說,眸子里露出的森冷目光就差沒變成兩柄利劍,將陸塵千刀萬剮了。

嵐玉真人也是滿臉陰沉,不過她到是沒說什麼,說也沒有用,他明知這小丫頭鐵了心護着眼前的廢物,多說幾句,恐怕會把小丫頭激怒,最後掉頭就走,那就麻煩了。

人嘛,若是不懼生死,用什麼要脅她都沒有用。

硬的不行,只能找機會來軟的了。

青雲真人坐在上首,早就看不過去了,漲紅的老臉跟熟透了的柿子,猛的一拍桌案,大喝道:「大膽,這裡是乾玉殿,不是你們打情罵俏的地方,給我站好。」

見青雲真人發怒,左卿菡吐了吐舌頭,扮了個鬼臉,乖巧的站在一旁,不再多言。

而陸塵卻是出人意表的來到近前,極為恭敬的施了一禮,道:「長老息怒,弟子修鍊入神,誤了時辰,弟子願領責罪。」

「呀?轉性了?」

此言一出,眾弟子莫不驚訝起來,還真沒看見陸塵這麼規規矩矩過。

青雲真人也是一愣,本來升起的怒火登時像遇到一盆涼水,澆了個熄滅。他也不明白這小子怎麼會在短短一個月改了性格,不過,先不提人家是否達到入門資格,光是這為了修鍊誤了時辰,便很難追加責任,畢竟嘛,人家也是為了繼續留在乾玉門。沒辦法,青雲真人只是瞪了陸塵一眼,道:「責罰之事,容後再談,你先入列。」

雖然嘴上這麼說,可青雲心裏跟明鏡似的:「責什麼罰?一會兒考核完了,直接送下山,眼不見,心不煩。」

「是。」陸塵再次躬身施禮,神態恭敬無比,可誰也不知道,他的心裏卻是腹腓不已:「哼,拽什麼拽,要不是師父非讓我低三下四,想讓本道爺施禮,做夢都不可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