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霄煞仙》[神霄煞仙] - 第9章 比武較技

靜~

出奇的靜。

靜的可怕,如果現在有一個根針掉在地上,任何人都能聽的到。

熟練的運轉着清心訣,緩緩的將真元氣勁收回體內,陸塵洋洋自得的看向眾人,心中不由鄙夷道:「嘿嘿,傻了吧,笑啊,咋不笑了呢,不笑?那該換本道爺笑了,哈哈~」

雖然沒有發出聲音,可現在的陸塵卻是暗爽不已,看着大殿眾人從長老到記名弟子一個個驚愕的眼神,陸塵那個解氣啊。

一年了,整整一年,自己居然是在這些狗眼看人低的嘴臉下活過來的,真是不容易啊。

沒有人叫陸塵歸隊,自行迴轉,路過左卿菡的時候,故意眨了眨眼,那意思彷彿是:怎麼樣?哥哥沒讓你失望。

望着陸塵趾高氣揚的回到隊伍中間,這個過程雖短,可小丫頭左卿菡的表情卻是變換不斷,從剛剛破涕為笑,再次秋水橫流。當然,這一次是因為高興,她知道,從此以後,自己再也不用擔心有人會趕哥哥下山了,哥哥也不會離開自己了。

沉寂了片刻,大殿之中終於有着一道難以壓抑的呼聲響起,跟着便是如潮汐般的議論之聲轟動了起來。

「練氣三層?怎麼可能?這才多久,就達到練氣三層。」

「不會是做假吧,哪有人一個月就能修鍊到這種地步的?一定是有假。」

……

走到半路的陸塵聽到這聲議論,鼻子差點沒氣歪了,心道:「兄弟,怎麼說話呢?分析也要有個道理吧,要是真氣也能做假,本道爺還待在這幹什麼?」

尋着那道聲音,陸塵定晴一看,是陳虎,估計也就這小子能夠說出這樣的話,看來日後還得找機會騙幾塊靈石了。送去了一個鄙夷的手勢,接着小臉一揚,再次笑容滿面。

王賀站在陸塵不遠處,眼中當中的輕視早就被驚愕所取代,深知這個情之勁敵很難趕走,雙拳不自然的緊握了起來。

上首之處,青字輩三位真人和嵐玉真人,皆是同一副表情:震驚之中暗帶疑惑、驚詫之內隱含不信。

青雲真人面部抽搐不停,腦海中儘力的翻閱着活了大半輩子的記憶,試圖可以找出一個可信的理由來詮釋陸塵的修鍊速度,可最終還是搖頭興嘆。

嵐玉真人更是無奈,本來還打算着把這個邪異的小子趕下乾玉門,好讓自己的得意門生一心向道。可現在~,真是後悔當初為什麼把他留在了乾玉門,哎,現在晚了。這鬼小子不知道用了什麼法門,居然在一個月之內進境如廝,真是可怕啊。

青明、青川二位,如今眼中神光綻放,他們非但不會像之前那般小看陸塵,反而隱隱有着收徒之心,兩人眼神交流,似刀來劍往,拼的激烈。

其下各大執事、核心弟子也是胸口難平,總是試圖不讓自己驚訝,可總是不得其法,久而久之,將成夢魘了。

玉寧大殿之內討論的那叫一個激烈,熱火朝天的,到了後來,沸沸揚揚的就差沒遠傳群山之間。

青雲真人一見,不敢再讓眾弟子無休止的議論下去,漲紅的老臉猛的一緊,騰的一聲站了起來,大聲道:「考核結束,練氣一層者送下乾玉宮,其餘人等,到大殿之外,比武。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