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歸來,禍害絕色美女未婚妻》[神醫歸來,禍害絕色美女未婚妻] - 第5章 講道理

莫四海只在林家老宅簡單吃了個午飯,葉殊便讓他回去了。

畢竟外面那些人,隨便拎出來一個都足以讓整個江州為之顫動。

「對了,小殊啊,你們這師門是做什麼的啊?排場還不小,規矩也多!」

駱馨蕾熱情的送走莫四海等人之後,心裏免不了有些好奇。

坐在旁邊嗑着瓜子的林瑞冷哼一聲,白了駱馨蕾一眼,之前還一口一個『窮小子』,吃個飯回過頭『小殊』都叫上了。

「就是一些江湖門派,講究一個傳承,剛好我輩分比較高嘛。」

葉殊倒不是有意隱瞞,他的身上有太多秘密,其中很多不是不說,而是說了普通人也聽不見。

「確實,別總是被電視上那些江湖中的綠林草莽形象給帶歪了,江湖中人最講規矩,至少比很多官場上講規矩!」

林昌國算是受到了林家祖宅這倒掛金鐘風水格局**的最後一代,任職江州衛生廳辦公室主任。

對官場的腐敗風氣嗤之以鼻。

「我和你媽……呵呵……我和你阿姨商量了一下,決定拿出一千萬給你和暮嬋去做點生意。這裡是一百萬,剩下的過兩天也會打進卡里。」

林昌國從兜里取出了一張銀行卡,遞給了葉殊。

「就一千萬,爸,是不是小氣了點兒啊?」

林瑞吐掉嘴裏的瓜子殼,要不是考慮到對方是自己老子,他都該爆粗口了。

莫四海送來那麼多聘禮,雖然沒有標註價格,但僅僅就從禮單上的羅列來看,一千萬估摸着只是個零頭。

結果陪嫁就一千萬,吃人好歹也吐骨頭不是。

「有你說話的份兒嗎?」

林昌國扭頭瞪了林瑞一眼,搞不懂這傻小子是真傻還是分不清,當真要和妹妹平分家產?

「小殊啊,一千萬呢,只是讓你們練練手,你們年輕人對這個社會的了解還不夠,如果你們這一千萬虧了,我們會再給你們一千萬。如果還是虧了,那隻能說明你們不適合經商,到時候我們再想別的辦法嘛!」

說話之間,林昌國又將手中的銀行卡朝着葉殊的方向送了送。

葉殊並沒有伸手去接,而是笑着看了看旁邊的林暮嬋。

「我不能拿錢,你不是學經濟管理嗎?如果要說起經商的話,你一定比我在行!」

香火神道的修鍊需要積功德、攢福緣,杜絕一切世間凡俗,而錢無異於是最俗的東西,所以葉殊兜里不能有錢,一個大子兒也不行。

「對對對,這才是好男人嘛。」

駱馨蕾接過銀行卡,直接塞到了林暮嬋的手中。

這個年代像葉殊這樣的男人上哪兒找去啊?掌握經濟大權,就等於掌握了話語權,這是家庭地位的象徵。

……

江州,四季花開會所。

「薛少,那些人已經走了!幾乎就在同一時間,林家多了一個女婿,就是之前林壽堯給林暮嬋訂下的那門婚事。」

聽完手下人的彙報,薛耀陽嘴角扯出一抹冷厲的弧度,將手從旁邊兩個衣着暴露濃妝艷抹的女人腿上拿走,端起面前的酒杯狠狠灌了一口。

「林壽堯,這可是你自找的,敬酒不吃吃罰酒。調查過那個小子了沒有?什麼來歷?」

「已經調查過了,沒什麼背景,就是長得好看點兒,叫葉殊!似乎林家上下對他都很滿意,直接讓他和一家人住在了一塊兒。」

關於葉殊更多的信息,他們也查不到。儘管今天就在林家老宅附近出現了那麼多,連巨鼎商會這條地頭蛇都壓不住的強龍,可如果不是親眼所見的話,誰又會把這些人和林家那個沒有背景的上門女婿聯繫到一塊兒呢?

畢竟當時大多數人連林家老宅的門檻兒都沒進過。

「哼,我今天不是還沒有給林家下聘禮嗎?正好,現在也不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