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歸來,禍害絕色美女未婚妻》[神醫歸來,禍害絕色美女未婚妻] - 第7章 六合太虛針

聽着會議室內那些人對吳寶峰誇張的吹捧,不知道的還當真以為,那吳寶峰妙手回春有生死人肉白骨的通天之能。

可實際上全靠同行襯托,只有不明就裡的人,才會盲目的把這種人捧上天去。

要知道即便是再怎麼玄妙的針法,在葉殊看來也不能達到治病活人的目的,至少不能直接達到這樣的目的。

那些一根銀針就能讓人起死回生的不是電視電影就是道聽途說。

而所謂的不同針法,所代指的也僅僅是運針手法的不同,說白了就是在人身上七百二十個穴位中,尋找不同的穴位組合,以及對相同穴位不同深淺的刺激,用以達到調和陰陽的作用。

中醫認為陰陽調和,人才能百病不侵。

在所有人翹首以盼的目光中,吳寶峰和推着輪椅的鄧先河緩緩走進了會議室。

輪椅上還坐着一個精神萎靡,骨瘦如柴,蠟黃的臉上蘊含著絲絲黑氣的病人。

見狀在場眾人紛紛上前打招呼,吳寶峰微微壓了壓手,示意眾人坐下說話。

「承蒙各位賞臉,來參加這次李夫人的會診。諸位全都是江州中醫領域的頂樑柱,集百家之所長,相信一定能為吳某人指點迷津!」

吳寶峰拱了拱手,對在場眾人施了一禮,言語之中絲毫不帶他江湖神醫的架子,表現得足夠謙卑。

「吳大師過謙了,您是中醫界的泰山北斗,我們應該向您討教才是。」

「討教誠不敢當,我今天把大家召集起來,就是為了商討出李夫人的具體治療方案。吳某才疏學淺,對李夫人的病雖然不至於束手無策,但也沒有根治的辦法,所以才請來了諸位集思廣益!」

聽了吳寶峰的話之後,在場眾人相互對視竊竊私語。

他們這群人其中有不少中醫能手,但也不乏濫竽充數之輩。

可不管哪種人,他們都有自知之明,吳寶峰都沒辦法根治的病,他們能給出什麼意見?

就好像上學的時候,一道連老師都解不開的題,還能指望學生瞎貓遇見死耗子?明顯超綱!

所以,在場所有人只是小聲低語,並沒有任何一個人真敢上前給吳寶峰提這個意見。

對於這些人的反應,吳寶峰早有預料,同時也非常滿意。

「胡老,你有什麼想法?」葉殊饒有興緻的對身旁的胡興國問道。

胡興國側頭看向葉殊,淺笑道:「哦?對中醫有興趣?」

葉殊是林昌國安排到居濟堂來的,而且又這麼年輕,胡興國把他當成了靠關係走後門的閑人,自然不會覺得他對中醫能有什麼太深的了解。

「算是有些研究吧。想聽聽胡老對這位李夫人的情況有什麼高見!」葉殊不置可否的撅了撅嘴。

「好啊,現在像你這樣的年輕人,還能對中醫感興趣,並且有些研究實在是難能可貴。」

活到胡興國這個歲數的都是人精,雖然不知道葉殊與林昌國是什麼關係,但適當的恭維終歸沒有壞處。

「我們中醫流傳千年,主要通過望、聞、問、切的手段,判斷患者的病因。從簡單的『望』來看,李夫人氣色陰鬱,身體消瘦,這是久病纏身的表現。

膚色暗黃,氣息不穩,雙眼無神,可能是肝腎鬱結,疏肝理氣,滋陰補陽或許會有一定幫助。當然沒有人能僅憑一雙眼睛就看出病人的病因,具體怎麼回事兒,還需要進一步切脈才行。」

胡興國所說的這些,全都是中醫診斷時候的重要依據,看得出來也算是一個經驗頗豐的老中醫了。

不過如果僅僅是經驗頗豐的老中醫就能道出病因的話,相信李夫人也不至於落得如此下場。

「不知道胡老有沒有注意,患者手指和腿部,包括面部表情,時常會有不受控制的抽搐。」

「是否存在其他的病因,進而導致的肝腎鬱結?」

胡興國有些詫異的看了葉殊一眼,關於葉殊所說的這些,倒也不是沒有可能。

有些疾病如果只是從身體呈現的癥狀入手的話,最終只能是治標不治本。

「嗯,也有這種可能!看不出來,觀察還挺仔細,平日里沒少看一些醫書吧?要是感興趣的話,以後可以多學學!」

剛才他也看見了患者身體呈現的,類似於肌肉痙攣一樣的不正常反應。

只不過在他的閱歷中並沒有與之相對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