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歸來,禍害絕色美女未婚妻》[神醫歸來,禍害絕色美女未婚妻] - 第8章 有大福緣的人(2)

>

此時面對葉殊的口誅筆伐,吳寶峰臉色鐵青,一種謊言即將被戳破的感覺,讓他如芒在背。

如果現場還有另外一個了解《六合太虛針》的人,如果還有人知道李夫人的病情,並且知道他在病人身上什麼穴位用了針,那他已經原形畢露了。

「哪兒來的毛頭小子,毛還沒長齊呢,就敢在這兒妖言惑眾。還愣着幹嘛,保安呢?轟出去!」

吳寶峰沒有開口,那些之前聯合把他捧上天的國醫聖手們急不可耐的要把葉殊趕出去。

在他們看來,葉殊這是對整個中醫的褻瀆。

胡興國狠狠咽了口唾沫,對着在場眾人一疊聲的道歉,伸手輕輕拉了拉葉殊。

儘管現在還沒有保安動手,但這是遲早的事情,而且就算不攆他們走,留下來也沒有任何意義。

只是葉殊卻看向李夫人,雙眼之中閃爍着別樣的神色。

「還愣着幹嘛?非要等到別人轟我們走嗎?」胡興國拉着葉殊的手用力拽了拽。

今天他算是栽了個大跟頭,本來是想藉著與各位同行交流的機會,順便結識一下吳寶峰,往後有利於居濟堂的發展。

可誰能想到,乳臭未乾的葉殊居然會出來信口胡言,如果不是因為葉殊身後還有林昌國的關係,他早就已經和葉殊撇清關係了。

葉殊深吸口氣,輕輕掙開胡興國的手,朝着李夫人的方向走了過去。

「你想幹嘛?」

還不等葉殊靠近,好幾個人便挺身擋在了他面前。

葉殊的目光越過幾人的肩膀,看了看李夫人,然後對鄭先河道。

「你的母親會在今晚月上中天時開始呼吸急促,並伴有渾身抽搐以及口吐白沫的癥狀。如果想要救你母親的命,你最好是在子時前找到我。」

說完,葉殊再也沒有去理會其他人的冷嘲熱諷,跟着胡興國徑直離開了會所。

「你說你好端端的怎麼突然就犯病啊?你和那吳寶峰較什麼勁兒?他今天就是要在江州中醫界揚名,你說你觸這個眉頭幹嘛啊!」

等到走出會所之後,胡興國氣得捶胸頓足,如果說之前還對葉殊有些許好感的話,那現在也因為他的狂妄而煙消雲散。

「我只是不願意看見一個本可以醫治的病人,被庸醫荼毒罷了!」

葉殊雙手負背,語氣意味深長。

胡興國搖了搖頭,也跟着長長嘆息一聲道。

「這個世間滿口的仁義道德,都是在為達成想要的目的做鋪墊。如此這般的事情不勝枚舉,各人自掃門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這個社會很複雜,以後你就會知道了!」

這樣的道理,葉殊又何嘗不懂,如果李蘭芝是一般人的話,葉殊或許也就隨波逐流視而不見了。

但這個李夫人卻是有大福緣的人,這才是葉殊於心不忍的主要原因。

「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還有一句話叫不以惡小而為之,不以善小而不為。我可能沒辦法肅清世間的一切不公,但如果能左右眼前的不平,我就絕對不會袖手旁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