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歸來,禍害絕色美女未婚妻》[神醫歸來,禍害絕色美女未婚妻] - 第9章 起死回生

晚上九點,江州市第一人民醫院,鄧先河一家人在外焦急的來回踱步。

「郭醫生,我媽怎麼樣了?」

急診室的門剛一打開,鄧先河第一時間就沖了上去。

郭醫生摘下口罩,沒有說話只是遺憾的搖了搖頭。

李蘭芝的病情十分古怪,直到現在也沒有任何一家醫院能夠檢查出明確病因。

先前從酒店回去之後不久,李蘭芝就出現了呼吸困難,口吐白沫的癥狀。

而被鄧先河寄予厚望的吳寶峰居然沒有任何應對之策,還說生老病死乃是人之常情,情急之下鄧先河只能把母親送來了醫院。

「嗚~」

明白醫生什麼意思之後,家中一些女眷忍不住哭出了聲。

「哭什麼哭?人還沒死呢!」

向來斯文的鄧先河也沒能控制住自己崩潰的情緒,咆哮過後倔強的衝出了醫院。

隨着腳邊堆疊的煙頭越來越多,鄧先河也彷彿在絕望中逐漸接受了現實。

正當他準備起身重新回去,勇敢面對的時候。

一個蓬頭垢面,渾身髒兮兮,邋遢不堪的老叫花子,手裡端着一個破碗晃晃悠悠的走到鄧先河的身旁停了下來。

「你就是鄧先河吧?」

鄧先河將手中的煙頭狠狠踩滅在了腳下,伸手將兜里所有的錢拿了出來,看都沒看便放在了老叫花子的破碗里。

李蘭芝平日里就是一個宅心仁厚的人,在鄧先河的印象中,即便以前家裡經濟條件並不好。

但李蘭芝每每遇到可憐之人,總是會盡一些力所能及的幫助。

「呵呵,我今天不是來乞討的,我是來報恩的。」

老叫花子趕在鄧先河起身離開之前,又將碗里的錢還給了他。

「報恩?」

「沒錯,當年我受了你母親一碗清粥一個饅頭的恩澤,今天我便還她一個活下去的希望。」

鄧先河眉頭一皺:「你有辦法救我母親?」

老叫花子連連搖頭:「沒有,但能救你母親的人出現過,就在今天早晨,我想你應該能想起是誰。不要質疑他說的話,子時前找到他,你母親還有救!」

說完,老叫花子衝著鄧先河笑了笑補充道。

「就當是死馬當成活馬醫!」

望着老叫花子離開的背影,鄧先河想到的居然是今天在酒店,那個口出狂言的年輕小夥子。

他不信中醫,更不相信那個小夥子,但這是他唯一的希望,哪怕註定什麼也不能改變,也總比坐以待斃更容易接受那個殘忍的結果。

……

吃過晚飯的林昌國一家人,正坐在一塊兒看電視,突然林昌國的手機響了起來。

「喂,胡老今天小殊沒給你添什麼麻煩吧?」

電話是胡興國打過來的,鄧先河並不知道葉殊的聯繫方式,也不知道家庭住址,所以找到了胡興國,為李蘭芝做孤注一擲的垂死掙扎。

「沒有,沒有!不知道小葉現在有沒有空?麻煩林主任把電話給他,我有話要和他講!」

林昌國愣了愣,這都已經晚上九點過了,葉殊又是第一天上班,什麼事情不能明天再說的?

「好!」林昌國應了一聲,將手機遞給了葉殊:「胡老的電話,說找你的!」

葉殊笑着順手接過了電話:「喂,我是葉殊!」

「小葉啊,今天上午你可是一語成讖,現在李夫人性命垂危,就在市一人民醫院。剛才鄧區長給我打來電話,請你過去給李夫人瞧瞧!」

在電話里,葉殊讓胡興國幫忙準備了一些東西過後,換了雙鞋這就要出門。

「這麼晚了,你上哪兒去啊?」林暮嬋站起身忙問道。

「胡老說讓我陪他一塊兒出個診,很快就回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