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政王的心尖寵》[攝政王的心尖寵] - 第1章:顧家有難(2)

,是不是顧府出什麼事了?」

顧傾淺緊緊攥着手中的信紙,神情凝重道:「流珠,收拾行囊,啟程回帝都。」

流珠雖然不知道信上說了什麼,但看她的神情,便猜測顧家一定是出事了,「好,我這便去通知畫屏她們。」

三日後。

「駕……」

只見一輛馬車穿梭在樹林中,駕馬車的是一名模樣清秀的少女。

「畫屏,何時才能到?」

畫屏一手拉着韁繩,轉頭沖馬車裡的顧傾淺道:「聖女,穿過這片樹林就到了。」

聞言,顧傾淺微微皺眉:「能不能再快點?」

顧家有難,皇上限父親五天內治好皇太后的病,這已經過去三日了,她心裏多少有些着急。

「好……」畫屏知道顧傾淺擔心顧家,便拉緊韁繩,用力拍打着馬屁股。

馬兒叫了一聲,便飛快地朝前跑去。

就在這時,一名男子突然從樹林中竄了出來,暈倒在了前面的道路上。

畫屏見狀,臉色巨變,連忙拉緊韁繩,「吁……」促使馬兒停了下來。

馬兒前腳朝上,發出一聲長鳴,便停在了男子的面前。

畫屏鬆了一口氣,從馬車上跳了下來,大罵道:「喂,你是不是找死啊?」

馬車內的顧傾淺與流珠顛簸的坐立不穩,索性馬車及時的停了下來,便撩起車簾,問道:「畫屏,怎麼了?」

「聖女,這裡有個人突然竄出來,擋住我們的去路了。」

聞言,顧傾淺與流珠從馬車裡出來,便看到一名男子背對着她們躺在地上。

畫屏一腳踹了過去,道:「喂,起來,你少在這裡裝死,我們可不吃你這一套。」

顧傾淺跳下馬車,緩緩朝那男子走去。

畫屏見他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不由氣呼呼道:「喂,你這個人,還挺能忍的?像你這種江湖騙子,我們可見多了。」

顧傾淺看到地上有血跡,連忙制止了畫屏的舉動,道:「他受了傷。」

流珠和畫屏對視了一眼:「他該不會是死了吧?」

顧傾淺蹲xiashen子,伸手便去觸摸他的頸動脈,「還有氣兒。」

說完,她便將他的身子扳了過來,映入眼帘的是一張俊美絕倫的臉,精緻的五官,一雙劍眉斜飛入鬢,只是他的臉色和唇色有些蒼白。

顧傾淺低頭看向他胸前有一條傷口,鮮紅色的血液染**他的黑色衣襟,正緩緩流出。

「他受了很重的刀傷,必須儘快止血。」

聽到顧傾淺這番話,畫屏忍不住說道:「聖女,咱們就別管他了,你不是着急趕路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