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政王的心尖寵》[攝政王的心尖寵] - 第2章:俊美公子

流珠附和的點頭,「是啊!我們還是快走吧!」

顧傾淺的確着急回顧家,可她也不能見死不救,「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更何況我們葯鬼谷行醫救人無數,在江湖中頗有聲望,眼下這位公子危在旦夕,我們豈能見死不救?」

聽到顧傾淺這番話,流珠與畫屏慚愧的低下了頭。

「聖女說的極是……」

顧傾淺站起身來,沖她們二人道:「將他抬到馬車裡,順便將我的藥箱取出來。」

「是,聖女……」兩人雙手抱拳,隨後走到昏迷不醒的男子身前,合力將他抬上了馬車。

顧傾淺也跟着上了馬車,畫屏便從馬車後面的箱子里將她的藥箱取出,遞給了馬車內的顧傾淺。

「繼續趕路……」裏面傳來顧傾淺清冷如玉的聲音。

「是……」畫屏繼續軀幹馬車,緩緩向前駛去。

馬車內的顧傾淺將黑衣男子的衣襟敞開,便看到一道很深的傷口,不由皺了皺眉,「他的傷口太深,需要找個地方縫起來。」

「前面就是帝都了,不如進城之後,將他送至醫館?」流珠附聲。

顧傾淺淡淡點頭,「也只能如此,先幫他止血吧!」

說完,顧傾淺便從藥箱里拿出一瓶藥粉,便灑在了他的傷口上。

「呃……」昏迷中的男子突然睜大眼睛,滿臉痛苦之色,一把抓住顧傾淺的手。

下一刻,又倒在了馬車上,暈了過去。

一旁的流珠差點拔出腰間匕首,顧傾淺連忙制止道:「他應該是被藥粉刺激的痛醒的,沒事。」

見他又暈了過去,流珠這才將匕首插了回去。

顧傾淺纖細的手指,輕輕的將藥粉塗抹散開,隨後又拿出紗布,沖流珠道:「把他衣物脫了。」

流珠一聽,趕緊搖頭,「不不不,聖女,男女授受不親。」

顧傾淺聽了後,有些無奈,「他傷的這麼重,還講究什麼男女授受不親?更何況,這些不是我們醫者的本能嗎?」

說罷,顧傾淺便自己動手,將他其中一個衣袖脫了下來,露出了大半結實的胸膛。

見此,流珠趕緊轉過頭去,不敢直視。

顧傾淺彷彿習以為常,面不改色的替他包紮傷口。

做完這一切,她又將他的衣服穿好,望着眼前的這張俊美的臉,還有他那比女人還要白的肌膚,忍不住說道:「你說好好的一個男人,怎麼長得比女人還美?」

流珠聽了後,轉過頭來,看向昏迷中的黑衣人,笑道:「聖女,聽你這麼一說,這位公子還真的長得好生俊俏,流珠長這麼大,還沒見過這麼好看的男人。」

顧傾淺聽了後,不由白了她一眼,道:「帝都城美男子多的是,你要是喜歡,回去我便幫你物色幾個。」

流珠的臉頰頓時便紅了起來,「聖女,你就別拿流珠尋開心了。」

顧傾淺淡淡一笑,再次看向躺在她們中間的俊美男子,暗暗吐出兩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