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政王的心尖寵》[攝政王的心尖寵] - 第7章:太后中毒(2)

清澈的眼神中不像是在撒謊,想必她有那個能力,當即便相信她能治好皇太后。

良久,司徒明朗才匆匆趕來。

「皇上駕到……」

「參見皇上……」眾人跪地迎接,唯獨君九澈一人站在原地。

「免禮……」上方傳來一道男中音,顧傾淺與眾人起身。

映入眼帘的是一名身着明黃色五爪金龍龍袍的中年男子,濃密的眉宇,額頭上有了絲絲皺紋,臉上也長了一條鬍鬚,大約五六十歲的年紀。

見到司徒明朗,君九澈便喚了一聲,「皇兄……」

「九弟何時回來的?」

「昨日便回來了,得知母后病重,便立馬進宮了。」

雖然皇太后不是他的生母,可他也是她一手撫養成人的。

宸妃去世後,年幼的他便交給皇后撫養,多少還是有些母子情分,他一直尊稱她為「母后」。

司徒明朗已經聽段飛跟他說了,他的視線落在了顧傾淺的身上,「你就是顧院使的兒子?」

顧傾淺點頭「是。」

司徒明朗看向顧長風,道:「顧愛卿,你入宮行醫多年,朕為何從未聽你提示過,你有一個兒子?」

聽到這話,顧傾淺不由看向自己的父親。

顧長風面色異常道:「這……犬子從小就被送往別處拜師學藝,這才剛剛回帝都,皇上不知道也實屬正常。」

司徒明朗聽了後,說道:「朕一直以為你們夫妻二人膝下無子,原來竟是這緣由。」

司徒明朗上下打量了顧傾淺一番,明明是一副少年模樣,她的眼神卻透着幾分少年老成。

「聽說,你查出了皇太后是中了毒?」

顧傾淺坦然的面對司徒明朗的打量,不冷不熱道:「不錯。」

「那你可有解救之法?」

顧傾淺低眉頷首,「離寬限的日子還有一天,皇上,請給在下一天的時間,定能查出太后身中何毒,解了這奇毒。」

「好,朕就再給你一天的時間,明日這個時辰,倘若你們治不好太后的病,朕拿你們試問。」

顧長風拉着顧傾淺跪下,連忙說道:「微臣與犬子一定竭盡全力救治太后。」

司徒明朗掃了他們一眼,語氣不緩不慢道:「你起來吧!」

父女倆起身,司徒明朗目不轉睛的看着顧傾淺,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顧傾……」「淺」字還未說出口,顧傾淺又立馬改口,「回皇上,在下顧清。」

「顧清?」司徒明朗微微點頭,「好,你就先在太醫院待着,直到解了太后身上的毒,朕才能放你出宮。」

「是……」

顧傾淺知道,皇帝這是把她扣押在了皇宮,哪怕他們治不好皇太后的病,她的父親也不敢輕舉妄動。

顧長風眼中透着一絲擔憂,顧傾淺微微一笑,遞給他一個放心的眼神。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