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政王的心尖寵》[攝政王的心尖寵] - 第9章:出宮查案

說完,王掌膳連忙抬起頭來,一臉緊張的繼續說道:「王爺,太后娘娘的膳食,奴婢都仔細檢查過,絕對不會出現紕漏,我們就算有十個膽兒,也不敢在裏面下毒啊!還請王爺明察秋毫。」

君九澈目光森冷,「不用你們說,這事兒本王一定會查個水落石出。」

就在這時,司膳房外傳來太監的高喊聲,「太子殿下到……」

坐在上位的君九澈目光瞥向門外,那男子生得俊秀不凡,身着杏黃色鍛袍,金絲祥雲滾邊,綉着三爪金龍,廣袖袖邊緙絲花紋,是暗雲花樣,腰間佩戴一條白色玉帶,一頭墨發高高束在頭頂,用上好的金冠固定。

他便是當今太子,皇后所出的嫡長子司徒瑾。

「太子怎麼來了?」君九澈玩弄着手中的茶杯,漫不經心道。

司徒瑾面帶微笑,一臉溫和道:「九皇叔,我奉父皇之命,前來協助您一同調查皇祖母中毒一案。」

聽到這話,君九澈淡淡點頭,「既然如此,那司膳房膳食一事,就交給你來查。」

說完,他便放下茶杯,從位置上起身,便走到司徒瑾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九皇叔相信你的能力。」

拋下這麼一句話,他便朝外走去,留下一臉懵的司徒瑾。

他回過神來,走到剛才君九澈的位置坐下,看向司膳房所有的宮女,一臉沉靜的問道:「剛才攝政王都審問到哪兒了?」

「回太子殿下,……」

太醫院

「鴆羽,遇水即化,中此毒者,瞳孔散大,口吐白沫,嘴角歪斜,與中風之症極為相似。七日後若無解藥,必死無疑。」

剛看完這段記載,顧傾淺喃喃自語,「鴆羽?聽說這種毒產至北冥,樓蘭為何會有?」

顧傾淺將書合上,面色凝重道:「這都已經過去五日了,若再無解藥,太后娘娘就會毒發身亡。」

可是現在她一點頭緒都沒有,鴆羽產至北冥,她也只是有所耳聞,卻無從知曉這解藥到底是什麼。

想到這兒,顧傾淺的神色越發凝重起來。

就在這時,顧長風推門而入,「淺淺,攝政王來了,說是要見你。」

「見我?」

顧傾淺面露疑惑,他不好好的去查案,跑來太醫院作甚?

「他肯定是為了太后中毒一事而來,你還是快去吧!」顧長風提到君九澈的時候,眼中透着敬畏,就好比見了皇上一般。

攝政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在帝都叱吒風雲,大家聽到「攝政王」三個字,都會不寒而慄。

顧傾淺放下手中的書起身,朝外走去。

太醫院外,顧傾淺拱手作揖,聲音不咸不淡道:「不知王爺找在下所為何事?」

君九澈負手而立,冷漠的開口,「本王過來,就是想問問,你這邊進展如何了?可調配出解藥了?」

顧傾淺搖了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