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政王的心尖妃》[攝政王的心尖妃] - 第十章 我要報仇

子安到晚上子時才回到府中,府門關閉,沒有門房值班,她坐在石階上,身子緩緩地往後倒去。

她全身已經沒有一絲的力氣了,又餓又累又痛,幾乎散架。

她沒有力氣再敲門,也知道敲門也必定敲不開。

「二小姐,大小姐已經回來了,就在外面,要不要把門打開?」門房小聲地問。

夏婉兒冷毒一笑,「開什麼?睡覺去吧,今晚無需值夜。」

門房知道大小姐大勢已去,況且,往日也沒什麼地位,作為下人,他只需要看得勢的人臉色。

「是,二小姐!」門房應聲。

夏婉兒獰笑一聲,對身邊的侍女道:「我們走,就讓她在外面睡一晚。」

「小姐,怕不怕明日被人看見?」

「怕什麼?今日的鬧劇,誰不知道?咱相府丟得起這個人,是她丟不起而已。」夏婉兒說完,揚長而去。

子安躺在地上,聽到裏面說的話,已經沒有力氣去生氣或者覺得羞辱,她只想好好地躺一下,回一口氣。

這個仇,遲早都會報的,她不着急。

今日入宮本來一切都在她預料之內,梁王癲癇發作,不需要她出手,更是讓她覺得上天眷顧,但是,卻沒料到一個賜婚,讓局勢扭轉。

今日梁王其實並非癲癇大發作,是大發作前的小發作,這意味着,在未來兩三天,他會再發作一次,而這一次發作,會特別的嚴重。

故意讓御醫用針,是告知皇后,她懂得針灸之術,可以治療梁王,那樣,在梁王再度發作的時候,皇后會下旨傳她入宮。

只要她對皇后有利用價值,那她的命就能保住。

可如今卻橫生出一個攝政王來,攪亂了她整個計劃。

相府要殺她,皇后可以救,但是,如果攝政王要殺她,誰可以救?如果說她治癒梁王,攝政王還能留她?

正當她神思倦怠之際,聽得門悄然開啟,她側頭一看,只見地上有一碗水和兩個饅頭。

她愕然,陡然抬頭,只見大門迅速關閉,只能看到門房小廝躲閃的身影。

今天,子安落過幾次淚水,但是無論是在賓客面前還是在皇后面前,淚水都帶着幾分虛假。

但是,看着這一碗水和兩個白饅頭,她坐起來蜷縮起身子,放肆地無聲淌淚。

門房小廝並不知道,自己的不忍心,會救了他一命,甚至,會改變他整個人生。

子安喝了水,吃了饅頭,然後把碗放回門口。

吃喝了東西,又休息了一下子,身體總算是恢復了點力氣。

她離開府門,往右側後門而去。

看着高高的圍牆,她用力提起一口氣,攀爬而上,翻身落下。

這還是夏至苑一帶,這裡,是她和母親居住的地方,沒有人會來。

相府對面高高的樓台上,有一人神情冷峻地盯着她的一舉一動。

站在最高的樓台,可以把相府的一切都俯瞰眼底。

「王爺,這夏子安,似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