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政王妃是影后》[攝政王妃是影后] - 第4章 大婚風波

三個月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幾日前唐婉就拿到了錦繡布莊送來的嫁衣。現代崇尚西式婚禮,我們老祖宗的東西果然是最好的。婚紗遠沒有鳳冠霞帔來得真實。唐婉感慨,看看這布料,看看這手藝,上面繡得圖案活靈活現,上面的鳳凰如同真的有一隻鳳凰在浴火一樣。隨着裙擺搖曳,高傲又自信。

婚禮如期而至,唐婉大早上就被綠兒和唐壽找來的幾個喜婆從床上拽起來開始梳洗打扮。繁瑣複雜的法式和妝容折騰得本就沒睡醒的唐婉又昏昏欲睡。就憑穿衣都廢了大概兩個小時,古代人結婚怎麼這麼麻煩。

從早上到現在大概中午了吧,硬是一口飯沒讓吃,唐婉開口問,綠兒,我們還沒用早膳。

綠兒和幾個喜婆看了唐婉一眼紛紛笑出了聲。綠兒答道小姐,你是不能吃飯的今天。啊,平地驚雷起,唐婉激動得從梳妝台前蹦噠起來,不能吃飯,為什麼不能吃飯,結個婚連飯都不能吃了。還讓不讓人活。綠兒解釋道,大婚時的禮儀繁瑣複雜,要忙很久,新娘是沒有時間出恭的,所以不吃飯不喝水就是為了不出恭。

什麼破規定,好了好了,都準備好了,你們都出去吧。唐婉把所有人趕了出去,笑話,結婚就是為了能去攝政王府混飯吃,居然讓我不吃飯,這可能嗎?

幸虧我早有準備,唐婉從床底掏出一個大箱子,打開裏面胡亂拿了一堆塞進袖子裏面。一邊還往嘴裏塞她最喜歡的杏仁酥。這衣服夠大能裝下不少東西。

外面腳步聲響起,唐婉趕緊把箱子塞回床底。伸出兩隻手擦了擦嘴角的杏仁酥渣。

小姐,該出發了,攝政王府迎親的隊伍已經在門口了。蓋上蓋頭,唐婉一腳踏出院子發現自己什麼也看不見。映入眼帘是一雙有紋路的金絲繡的鞋,就是他那個便宜的爹。唐婉沒想到唐壽居然會來送他出門。

此時的大門口一支箭橫空而來,在所有人都沒有意料下直穿攝政王的胸口。君邪凌偏了偏讓箭從他肩膀穿過去。並沒有躲開

在丫鬟綠了攙扶之下你顫顫巍巍的走出了大門,耳邊一陣慌亂聲傳來,不知怎地總感覺發生了什麼事情。

不知哪個小斯大叫了一聲,"有人刺殺攝政王"。不會這麼倒霉吧!大婚被人刺殺,這君邪凌是什麼煞星。希望他的倒霉運氣不會傳染自己。不會吧,不會吧,唐婉內心已經走了一百齣戲按照接下來的戲路,是不是就要說我是掃把星?然後說我克夫。我還想去攝政王府混飯吃來着。這下徹沒戲了。

這是在唐婉也顧不了那麼多了,直接掀開蓋頭朝君邪凌跑去。說什麼也要和他一起回攝政王府。唐婉掐了掐自己大腿,哇地一聲哭了出來,王爺是哪個不長眼的要害你。小臉哭得梨花帶雨的,真的看着我見猶憐的凄美,不知道的還以為她和攝政王感情多麼好。其實也就見過一面而已。君邪凌嘴角抽了抽,,要不是看見她掐大腿的動作自己真的要信了她。

君邪凌努力挪了挪身子,伏在唐婉耳邊說到,你壓着本王的傷口了。唐婉趕緊跳起來,要是再得罪這位爺,可能以後就要餓死了。

猜你喜歡